【1109】说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阴风轻旋,吹进主楼。

楼内草木,随风摇摆了起来。

“茯苓,这个项目现在还在保密阶段,虽然你父王临行前,交代你来做监工,但是除了相关人员和你,还有吾丘沅外,对其他鬼都不要透露。”。

看着把果子,吃得津津有味的女儿,压低声音,再次交代叮嘱道:“连陆吾也不要让他知道。”。

萧茯苓知道的,九幽国不分军民的保密项目多了,不能涉及其中的诸鬼,自然不知道这些项目。但自己母亲忽然提到陆吾,这里面说不定有事。

萧茯苓何等聪明,停下了咀嚼,眼珠子滴流一转,也压低声音问到:“我父王现在也不信陆叔了?”。

具体的事,萧茯苓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她觉得,自己的父母已经不是那么相信陆吾了。

“这些事你别瞎猜。”鬼母也没有承认,更没有否认,含糊其辞的,打断了女儿的胡思乱想。

“毕竟,陆吾不负责这个项目,而且这个项目现阶段是绝对保密的。”知道那三言两语,也糊弄不了女儿,鬼母又补充了一句:“知道的人越多,越容易泄密,你又不是不知道。”。

萧茯苓闻言,不再多说什么。

不过她心里的猜想,还是没有消失,只是既然母亲刻意叮嘱了,她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不再提及而已。

于是点了点头,答应了鬼母。

她把果核,扔到了一旁的渣斗里,拿起了辰若递来的手帕,擦了擦手后,也拿起了桌上堆积起来的奏本,看了起来。

她现在责任是和鬼母一起监国,看奏报和批阅,都是她该做的日常工作。

绝香苑的主楼中,再次安静了下来。

鬼母和女儿一起,继续批阅翻看着桌上的奏本。

而鬼母又拿起了石决明,才呈上来的奏本,皱眉细看。

上面详细记载了南方几个地方军官,胡作非为的数条罪状和证据,还有一部分口供。这些地方军官除了欺男霸女,为非作歹,甚至擅改当地司法衙门判决的死刑之外,还违抗九幽国不得买卖,豢养奴隶的律法,私下圈养瘦马寻欢作乐!

除了这本奏本,石决明还带回来了大量的口供和物证。

都证实了奏本上上奏的事,绝非杜撰或是诬陷。

而鬼母早已从玄教那边得知,这几个地方军官,正是陆吾暗中一手提拔起来的!他们甚至每年都会把一些强取的财富,悄然送入都城玉阙,交给陆吾。

看了手中奏本许久后,鬼母合上了手中奏本,一个字都没有批阅,只是对身边的辰若,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问到:“夏星的病情如何了?”。

“夏星大人尚在家中养病,听鬼医们说,是好转了些。可也暂无精力,替主公和国 母分忧了。”提起了夏星的病情,辰若就锁紧了眉头,面露担忧之色。

“茯苓,去鬼医那边拿上一些上好的补品,去一趟夏府,替我慰问一下夏星吧。”鬼母松开眉头,对对面的女儿说到。

“好。”萧茯苓应着放下手中奏本,站起身来转身就走。

她才离开,鬼母双眼不再目光柔和,变得阴寒。

“叫雷云。”鬼母话从口出,双手捏紧了手中那本合上的奏本,眼中已经浮现了难以抑制的怒火。

她要大开杀戒,已经决定了,对这些为非作歹的军官,决不姑息。

鬼母叫辰若,传雷云的时候,萧石竹在自己的海鹘上,也没有闲着。

大多数奏本虽然送往了玉阙城,送抵了各部各司衙门,但还有不少的密报,是直接送抵萧石竹手上的。

当然,萧石竹现在还不知道,玉阙城那边石决明上书。

送到他这里的,多是六天洲的情报。好多都是关于北阴朝,新启用的上清童子的。

从奏报中的只言片语,萧石竹就不难看出,这个上清童子不是个善茬。他有种预感,这个北阴朝启用的鬼,会成为他一生中,最难对付的敌人之一。

很显然,这个如今素未谋面的对手,不是萧石竹以往遇到的,靠着大量压倒性的兵力,对他发动猛攻的无脑对手。

这个上清童子才到抱犊关,就做了几个惊为天人的大改革,不给北阴朝任何面子的,颠覆了大量北阴朝的传统。

表面上看,都是只利于北阴朝的,其实还掣肘了九幽国。

首先他在海防上,就做足了文章。耕地和粮仓后撤到了距离海岸线很远的地方,以做到哪怕一旦两国开战,都不会被九幽国偷袭断后。

其次,他在海岸线上,大兴土木,以符篆组成的结界,所加强碉楼炮楼,林立海滩后的山丘山风之上,借助地势,形成了一道道牢固的防线。

从海岸线边上,一路向北,延伸出了一百多里,完全就是个庞大的防御线。

同时,每一道防线相连,可以随时互相支援。并且炮楼中,也在地下修建了仓储的房间,囤积粮食和炮弹,弓箭,能让这些不大的炮楼,每一座都成为拖住敌人的存在。

可以一点点的消耗着进犯之敌的有生力量。

也在港口扩建炮台,大量装备幽冥鬼炮和各式各样的火铳床弩,以及可以投射炮弹的武器。

完全是抄袭了九幽国,萧石竹钦定的朔月岛防线,但也非常奏效。

还有情报声称,上清童子正在扩建整个防线上的空骑兵,以及贯月槎,开始对麾下鬼兵们的步空协同作战,做着准备,同时打算让不同的兵种,进行着高超默契的配合,以达到进退有序的训练。

不仅如此,在萧石竹得到的情报中,还可以知道,上清童子正在上书酆都,争取让北阴朝的鬼兵火器配备率,在三年内超过五成,五年内达到七成。

这不就是像九幽国看齐,摒弃冷兵器的作战吗?

虽然是敌人,但萧石竹也有点钦佩这个上清童子。对方在找不到妙计的同时,像自己的敌人虚心学习的这点,就足以让萧石竹心痒痒,恨不得把这上清童子,收归己用。

故而经常在心中暗叹:自己纵揽天下英才,唯有缺席上清童子。

把手边的一摞奏本看完后的萧石竹,背靠椅背,闭上双目,一言不发。

一旁候着的青岚,给他倒了杯水。

“巫小灰已经换船先行了,这孩子挺喜欢吃南疆玉果的,给他带了吗?”就在青岚放下了水壶的那一刻,萧石竹忽然这样问到。

“带了。”青岚点了点头,回到:“我们船上的所有的南疆玉果,都给巫将军带走了,都是今年才结的好果子,一个个色泽青翠如翡,饱满硕大,甘甜多汁,可好了呢。”。

“行,以后有他的回报,要第一时间告诉我。”萧石竹说着,又睁开了眼,瞥了一眼桌上的其他奏本,也没有坐直身子。

青岚见状,问了一句:“主公可是累了?”。

萧石竹没有作答,只是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挂着的披风。

青岚立马会意,去取了过来,萧石竹也正好起身,接过披在了身上后,道:“走,我们去甲板上透透气。”。

说着就拿起了架子上的灭月剑,挂在腰间,朝着舱内外走去。

今日海鹘行驶到了丹水郡的东北面了,已经到了快到归墟海沟的地方了,不用多久,萧石竹的这艘海鹘,就能抵达那片玄炎洲和云梦洲之间的海沟。

但这一段江面上,一如既往的大浪滔天,高高掀起的巨浪,把海鹘撞到左摇右摆。

虽不至于侧翻,但通外甲板的甬道里,那些每个几尺就挂在屋顶上,垂下来的明珠灯,也在摇晃,左右晃动下,带起一阵阵摇曳的阴影。

青岚跟着萧石竹,顺着这条长长的甬道,一路走向甲板,跟在他们身后的,是萧石竹才出门,就紧跟不落的黑猴。

萧石竹来到了甬道的尽头,顺着尽头的木板楼梯,一步步的走向前方的甲板。

才走到楼梯的尽头,一股锋利如刀的冷风,就朝着他迎面而来。

今日海鹘所在之处,头顶天空阴郁,乌云密布,难见一丝明媚。

虽然无雨无雪,但冷风确实凌厉。迎面而来的冷风,就吹得萧石竹一阵脸颊生疼。

不过他并未在意,在士兵和水手的行礼中,踏上了甲板,走到了甲板边缘,向南凭栏远眺。

快到海边的丹水江面,并不狭小。

这宽广的江面,让萧石竹看着对岸岸上,那些沿着江流修建的岸上冥道上,车马行人,都显得非常的小。只有冥道两旁,每隔一段就对立而竖的石像装饰,还显得大一些。

江面上,尽是一道道在冷风中,就能轻易掀起一丈来高的大浪。

时不时的,还能看到几条长有几尺的龙盘鱼,从巨浪间游弋过去。这些龙盘鱼四足划水连连,头上独角破开迎面而来的水流,长尾左右摇曳着,划开水浪。

再大的巨浪,在它们面前都不算什么事儿。

偶尔萧石竹还能看到几艘商船,或是九幽国沿江巡逻的鬼差们,驾驶着的小型木船,从他所在的海鹘身边驶过。

不过萧石竹的海鹘,并未挂着王旗,只是装饰成了一艘朝廷特派的运输船,挂着奉命运送物资的令旗而已,所以也没有引来其他船只的好奇。

也是拜阴曹地府,通讯落后所赐,纵然萧石竹就站在甲板上,也没有引起任何的轰动。

这倒是没有让萧石竹失落或是失望,反而正合他意。他本就是秘密前往东瀛洲的,并不想引起注视。

而现在的他,注意力全在那江水上。

波涛汹涌的江水,游弋其中的龙盘鱼,在他眼中会变得有趣,至少比全是文字的奏本要有趣得多,让他身心慢慢的放松。

黑猴和青岚,一左一右的站在他身后,默不作声。

萧石竹看了许久江水后,也顿觉无趣,在那甲板上,又随意的四处走动了起来。

甲板上的水手士兵,也没有管他,各司其责,忙碌着自己手中的活儿。

只有黑猴和青岚,一直跟着萧石竹四处瞎逛,显得那么的无所事事。

萧石竹就这样从船头逛到了船尾,兜了一圈,又从船尾走向船头,一直是话都不说一句。

在此路过船楼时,林将军从中走了出来,拦住了萧石竹,小声的着急道:“主公,出事了!”。

神色倒是没有太慌张,但还是看得出来,有些着急。

这忽如其来,又有点莫名其妙的话,听得萧石竹一愣一懵,抬头看了看天,还是乌云密布,但是也没有塌下来,于是也不是很在意的,随口问了一句:“什么事?”。

林将军左右一看,这甲板上到处有水手在干活儿,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就把萧石竹带到了船舱里去。

进了船舱,又回到了萧石竹的舱室,才进门,林将军就袖中掏出一张卷起的小纸条,递给了萧石竹,同时在青岚关上长门,把黑猴挡在了外面的同时,急声说到:“北阴朝动了。”。

萧石竹狐疑下,展开纸条一看。纸条上没有用密语,也就几个被拆散了的词语:“高、动身、话说,身份。”。

萧石竹一看,认得这笔迹来自于九幽国,安插在北阴朝鬼探。

虽然萧石竹不认识这鬼,也不知道他在六天洲什么地方,但这个笔迹,他至少见过十次,一眼就认了出来。

而对方这份简单到似乎读不懂的情报,萧石竹也是一看之下,就一目了然了。

他看得出来,对方想要表达的是,北阴朝出动了说客,已经启程,目标是说服巨人鬼;密报里的‘高’字,代表的就是巨人鬼,而‘话说’就是代表了说客。但是鬼探也不知道,这个北阴朝的说客,会以什么样的身份,接近巨人鬼。

这是九幽国一种传递情报时,明中有暗的密语,国内除了萧石竹和鬼母,就只有林聪看得懂了。

此时跟在萧石竹身边林将军,并未看懂这份才收到的密报,还以为是不是九幽国的鬼探出事了,急切的道:“主公,不会是我们鬼探的身份暴露了吧?”。

【渣斗——渣斗,古代垃圾桶。在明代以前多为瓷制,明清时期,材质日渐多样,出现了银器、漆器、玻璃器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本站推荐
万道龙皇超级武神女总裁的贴身兵王邪龙狂兵都市之万界至尊万古第一帝开挂闯异界
本书作者其他书
锁龙人
相关推荐
都市最强幸运星校花的终极护卫法网真情商界至尊天道锁仙迟来的爱情“徒”谋不轨长生劫之蝶梦校花的极品特工都市修仙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