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去相府,杀秦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方阁主,你是怎么知道的?”

刘阳沉声道。

他知道在聪明人面前,装傻是没用的。

“看来妃语那丫头并不知情。”

闻言,方云暗自点头,淡淡道:“这不重要。”

正如他所说,他是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这个师父肯以身犯险救下夏妃语,这对刘阳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无论夏妃语是什么身份,方云都不可能会舍弃这个弟子。

“方阁主对妃语视如己出,刚才确实是我冲动了。”

想通其中的关键后,刘阳自嘲一笑,轻叹道:“既然方阁主都知道了,那我也没必要再继续隐瞒这个真相。不错,妃语正是前太子夏承权的女儿,当年前太子夺嫡失败,皇位最终由三皇子夺得,也就是如今的大乾皇帝。当今陛下心狠手辣,绝不会容许任何后患存于世上,所以当年的太子府几乎全军覆没……”

“前太子对我有再造之恩,为了报恩,我才费了大力气将妃语救了出来。我还特地将她伪装成流浪孤儿的身份,当着全天下人的面演了一场戏,才能顺势将她收留在将军府里。那时候妃语年纪尚小,所以并不记得当年发生过什么,长大后我也没有告诉过她任何事情,只是希望她能够平安地活下去。”

时隔多年,夏妃语的身世秘辛终于被刘阳揭露开来。

“前太子对你既然有恩,那你当年为何不救他?只是救了妃语一人?”

方云眉头微皱,问道:“还有,你冒此奇险将妃语收留在身边,难道就不担心别人暗中查探出真相,到时候连累你全家吗?”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动辄就是株连九族,满门抄斩。

“实不相瞒,我跟前太子的关系十分隐秘,世上并无第三个人知道。”

刘阳解释道:“而且我在朝中向来不参与任何党争,所有人都当我是中立的,又怎会想到我跟前太子暗中联络过?至于我当年为何不出面替前太子求情,那是因为我只是一个将军,根本无法左右大局!我的职责便是守卫疆土,忠君爱国。所以无论是谁坐上那个位置,我的态度都是一样的。当年我冒险将妃语救出来,仅仅就是为了报恩……”

说到这里,他那张粗犷的脸上也是不禁露出一丝无奈和惆怅。

像他这样的武将,历来朝代中都有不少,纵使心中不甘也无法轻易改变自己的命运。

“树欲静而风不止。”

方云一针见血地点评道。

刘阳虽然无心参与党争,可他的敌人却未必会放过他。

当朝左相秦晖,便是这种人,否则刘阳也不会落到今日的境地。

“秦晖此人狼子野心,一心想要除掉我。”

刘阳点了点头,冷声道:“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知了我跟前太子之间的关系,故意捏造证据,诬陷我有谋反之心。若是我日后有机会重回朝堂,必定要跟他算清楚这笔账!”

“恐怕,你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方云摇了摇头,叹道。

“方阁主这是何意?”

刘阳愣了一下。

他一直认为自己今天既然没有死在刑场上,那就总有一天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重回朝堂。

“妃语的真实身份,应该很快就会被那个秦晖查出来。”

方云平静道:“到那时,无论你是不是清白的,大乾皇帝都不可能会放过你。与其想着重回朝堂,你还不如早点离开大乾王朝,这或许还有机会能保住你和家人的性命。”

按照夏妃语的剧本,秦晖在三天后就会查出前者的真实身份。

只要夏妃语作为前太子后人的身份一旦暴露,她就会直接成为大乾王朝的头号通缉犯,至于刘阳一家自然也是逃不过被诛杀的命运。

“这该如何是好?”

刘阳神色剧变,急声道:“我死不要紧,但是妃语绝对不能死!她是前太子唯一的后人,我刘阳纵使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也绝对不能让她出事!方阁主,还请你救救妃语!”

还需要你说?

我自己的弟子,能眼睁睁看着她被人追杀吗?

不过话说回来这件事情确实是有些棘手。

命运是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改变的。

说不定,秦晖现在已经得知了夏妃语的真实身份,只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公告天下。

“看来,只能我亲自走一趟了!”

方云眼中闪过一抹令人心悸的寒芒,喃喃道。

命运是注定的,这句话对其他人适用,对他方云却未必适用了。

既然命运早已注定了秦晖会将这个真相公告天下,那方云要做的就是让他提前闭上嘴!

“方阁主,你要去哪儿?”

见方云二话不说便是迈着大步向外走去,刘阳心中微惊,连忙问道。

“去相府,杀秦晖!”

他没有回头,只是留下了几个杀机凛然的字。

……

秦相府邸。

“今天真是可惜!”

秦晖的脸色极其难看,手中的茶杯更是因愤怒被他捏成了齑粉。

如果不是因为方云突然出现搅局,他早就已经顺利斩杀刘阳,除掉这个心腹大患!枉费他暗中下了那么多苦功夫,才捏造出铁证,将这位忠君爱国的镇远将军逼入了绝境!

结果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秦相不必担忧,那方云虽然修为惊人,但终究只是一人而已。”

“不错,星陨阁名声在外又能如何?难道还真能对抗整个大乾王朝?”

“明日一早,秦相只需将方云此人劫法场之事如实禀告陛下,陛下自然会派出精兵围剿将军府!到那时,不仅是他刘阳要死,还有那个方云和星陨阁全都无法幸免!”

秦晖身边的几位谋士纷纷说道。

对于他们这种舞弄权谋的人来说,徒逞匹夫之勇,从来都是最愚蠢的事情。

你方云一个人再能打又有什么用?

难道还真能以一人之力挑战整个大乾王朝的威严不成?

莫要说你方云没有这个本事,哪怕是三大修炼圣地也不可能会有这个本事!别忘了,皇城禁宫内不仅拥有着数十位渡劫境强者,而且还有问鼎境的通天存在!

这可是整个王朝的底蕴和实力,谁又敢轻言挑战呢?

“几位所言甚是。”

闻言,秦晖这才渐渐平复了情绪,话锋一转道:“对了,关于本相之前说的那件事,查得怎么样了?此事若是属实的话,那陛下自然会全力支持我!”

一念至此,他脑海中便是不禁浮现出了刑场上那道大红色的俏丽身影。

此事越是深思,他便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八九不离十!”

“目前我们虽然还没有掌握到有力的证据,不过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其中一位谋士眼中异色微闪,抚须笑道:“更何况,这件事情如此敏感。哪怕是真的没有证据在手,只需秦相在陛下面前说上一句,以陛下的秉性自然不可能会善了!”

“宁枉勿纵,这是每一位合格君王都会做出的选择!”

“很好!”

秦晖身躯一震,大笑道:“明日本相只需一纸书函呈上去,就能够一雪今日之辱!”

今日在行刑场之上,方云当众将刘阳等人救走,而且丝毫不给他留半点面子,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以他秦晖睚眦必报的性格,又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份耻辱呢?

“想报仇?你恐怕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一个悠然的笑声凭空响起。

包括秦相在内的众人皆是心惊不已,不约而同望向了某个方向。

在那门口竟是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挺拔俊朗的白色身影。

“是你!”

看清来人真面目,秦晖神色剧震,失声道。

“当然是我。”

方云微微一笑,眼中却是闪烁着寒芒:“秦相,半日不见,别来无恙吧?”

“你想做什么?”

对于危险的感知,立刻就让秦晖浑身紧绷,强自镇定道:“阁下贵为星陨阁之主,居然不经通传就擅自闯入本相的府邸,莫非这就是星陨阁的作风吗?”

“是又如何?”

方云淡笑道:“我星陨阁的人向来随心所欲,没有正魔之分,又何须去介意那些迂腐的世俗礼数呢?”

“方阁主既然能说出这种话,看来所谓的魔道克星,只是名不符实罢了。”

秦晖冷冷道。

在世人的传闻中,星陨阁向来都是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四处诛杀妖邪,虽说从未以正道居之,但也没有人会将其称为魔道。可今日方云的话语,却让他陡然意识到这个星陨阁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正道门派。

至少,眼前的方云就绝对不是这种迂腐的正派卫道士!

他又怎么可能想得到,方云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方云了。

星陨阁日后的行事作风究竟要如何,还不是他一句话就能决定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光阴之外神秘复苏人道大圣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宇宙职业选手半仙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
本书作者其他书
药神赘婿
相关推荐
末世:抱歉我的军团只有女兵宠物小精灵之世界线的修正者官途:从小镇做题家到一省之长网游之我能无限增幅万物异种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