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教主的心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什么?”

姜玄清噗嗤一笑:“你下不去手不是吗?我知道,在您心中,其实您比任何人都疼爱少教主,既然是这样,您就不要每次都朝他发火,与他争吵了。”

“不如就趁此机会,把他接到您身边照看吧,若是在父亲身边,说不定会随您学习,成长,您觉得呢?”

军师谋事亦谋心。

李平世眉头紧锁,沉默半晌,缓缓开口道:“我让他来他就会来吗?他根本就不是寻常孩子,强行带他过来,只会适得其反。”

“与其那样,还不如将一切都直接给他,我自己离开。”

“教主!”左使瞪大眼睛,怎么都没想到教主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姜玄清自然还有其他方法,她淡淡一笑:“少教主如今是个孩子,却只能一直和阳明宫的家眷相处,何不试着让他和同辈人交流一下呢?”

“听说武刑宫主和聚宝宫主的两位儿子都非常优秀,把那两个孩子接过来,让他们相处一番如何?”

见到李平世没有拒绝,而是陷入沉思,姜玄清继续说道:“明教现在太平当然是好事,但若所有人都将此当作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当明教需要征伐中原之时,其他人难免会有怨言。”

“再加上,自从禁止魔功修炼后,没有祖传武功的长老们,一直不断表达不满。”

“主战的武刑宫主,对征伐中原的野心越发强烈,如果他看到孩子们相处的好,对光明宫的态度说不定也会有所缓和。”

李平世沉思许久,斜视地面撇着嘴道:“主意倒是不错,但那家伙会接受吗?之前就算我设宴邀请他,他也设法百般拒绝。”

姜玄清见教主应允,温婉一笑道:“他们都是年轻人,应该会的。”

“那此事军师你看着办吧,记得将这件事提前通知侯乾。”

李平世站起身,朝门外走去,挥手道:“告诉侯乾,如果秘宫的继承人们有什么闪失,包括他在内,阳明宫所有家眷都难逃一死。”

“是,我会如实转告他的,但您这是要去哪?”

“竹亭。”

姜玄清小跑到大门,大喊道:“您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处理一下教务再走吧!”

“走了。”李平世完全没有搭理。

“好吧,您慢走。”

右使詹阳伯大声质问道:“喂,军师!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让少教主进入光明宫?现在马上废掉他的少教主之位,我都觉得太轻!”

“右使说的没错,要是教主真的传位给他怎么办?我说了多少次,绝不能让那小恶鬼继任,你打算毁了明教吗?”

姜玄清翻了个白眼,叹息道:“你们觉得废掉少教主就是上策吗?你们也太不了解教主了。”

“当教主抛弃少教主之时,就是他抛弃明教之日。”她正色道:“难道你们想看到那种结局吗?若是不想的话,就不要再提废位之事了。”

张狂豪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明教是信奉强者为尊吗?让一个绝脉之人继承教主之位,你觉得这合乎情理吗?”

绝脉,是少教主自出生起就带有的诅咒,绝脉的存在,让他永远都无法顺利流转真气,修炼武功。

不管用什么方法,少教主的绝脉之症都无法治愈,甚至连原因都无法查明。

因此,教主李平世一直将李一清藏起来,不让其出现在秘宫和长老会面前。

他想要将李一清送得远远的,离明教越远越好。

“绝脉是无法修复的,除非教主大人将北冥神功传给他。”

张狂豪皱眉道:“但我们无论如何都要阻止这种事情发生。”

北冥神功,是李氏家族的祖传武功,能吸收他人真气,然后将其转化为自己的内力。

每一任少教主都要先吸收当代教主的内力,才能登上教主的宝座。

现任教主,李平世也不例外。

“传给他也就罢了,但万一身患绝脉的少教主承受不了呢?到时候,就连教主也会出事的!难道要看着明教的教主消失吗?”

他们曾经推演过,身患绝脉的少教主能承受北冥神功的概率,连三成都不到。

姜玄清长叹一口气:“我劝你们不要去做那些无用之事,夜深了,我就先回去了。”

“军师!”张狂豪脸色阴沉,怒道:“既然如此,那你就不要阻挠我,这件事我来解决!”

姜玄清见状,只得无奈叹气。

……

自少教主从阳明宫回来已经有些时日了。

但萧哲总觉得有些奇怪,不知道阳明宫是因为李一清的情绪变了,还是阳明宫本就是和它暴躁的主人相反,本来就是这么冷清。

除了半夜会听到少教主的惨叫,萧哲在这硕大的阳明宫,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

李一清喜欢没有太多装饰的朴素之物,平日也就看看和武功无关的诗集,或者照顾兰花。

他那像野兽一样凶残的一面,完全隐藏起来,光看他最近的行为,甚至萧哲都有种说不定少教主本来就是个文雅之人。

他养了六盆兰花,但今日却未给其中一盆浇水。

萧哲有些惊讶和疑惑:“您为何不给那盆兰花浇水?”

“因为它对生命,不抱有期待。”

“什么意思?”

少教主缓缓道:“它的叶尖发黄,叶片低垂,不管我之前再怎么努力照料,它都没有任何起色,想来就是它自己不想作出改变吧。”

萧哲诧异道:“但您不是养它很久了吗?”

“有人为了看它开花而倾注心血,但若它自己不想开花,旁人的努力,对它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残忍?”

“那您为何要养兰花呢?”

李一清眉眼低垂,轻抚已经那盆已经枯黄的兰花,“因为养兰花,说不定就能理解那位的心思。”

萧哲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瘦小的身影,他没想到少教主会认真回答。

更没有想到,才这么大的孩子能说出如此意味深长的话。

夜半时分,一张木椅,萧哲一人独自坐在庭院,因为少教主常常半夜惨叫,他已经习惯守在门外。

回想着白天之事,萧哲摇摇头,自己想得太多了,说到底,那家伙的本质就是个嗜杀的混蛋。

不过,少教主是什么样的人,和他没有关系。

自己只要等命令下来,完成自己的任务后离开就好。

萧哲眼角瞥到里屋的门没有关上,难道是自己刚才没有关上?

这不可能啊。

他猛地瞪大眼睛,拿出匕首,进入里屋后,有处空地,一般下人会在此等候少教主的允许,才能进入他的寝室。

两人影子映照在门上,只见少教主瘫坐在地,一女子似是高举匕首。

萧哲直接破门冲进去,“少教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本站推荐
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半仙宇宙职业选手人道大圣神秘复苏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光阴之外
相关推荐
从炼化太阳开始无敌梦尊证道王者荣耀之游戏人生动漫:超兽武装天才咒术师:重生弃女不好惹无敌大反派之魔教少主特战雇佣军最强佣军末世机甲:开局签到错选充电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