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小丫头:这两个人笑得好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柯南之我真不是东京怪谈406,小丫头:这两个人笑得好假

包括那个寸头警察也是这么想的,因此坐在死者旁边的毛利小五郎,才会成了他的重点怀疑对方。

至于柯南。

就算是假小孩,那也是小孩。

自然是会被直接给排除掉嫌疑了。

只是等到一个小警察从卫生间的垃圾桶里,找来了应该是凶手装毒物用的小瓶子时,毛利小五郎的嫌疑就又被洗清了。

因为在来到餐厅后,左野几人都还没上过厕所。

见此寸头警察也只能无奈撇嘴。

左野收回目光,搂住了那个小警察的脖子:“哎,你们检测毒物反应,是把整个桌子都给检测过了吗。”

“啊?”

小警察有些不自在地歪了歪脖子:“肯定的啊。”

“转盘下面呢。”

左野继续问道。

小警察随即一愣:“转盘下面?”

看这反应,应该是没有了。

左野用屁股撞了下小警察:“去把转盘下面也检查一下。”

“……哦。”

说实话,小警察是不该听左野的指挥的。

可考虑到这是桉件调查的查缺补漏,算是善意的提醒。

而非什么趾高气昂的行为。

小警察自然是得照着做。

认为毒是下在毛巾上的,是正常人该有的思路。

可左野他又不正……咳,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高中生名侦探。

就算只是个皮,那也依旧还是名侦探。

先不说这个信息到底是不是混淆视听用的,就说今晚整个饭局上,左野所注意到的异常点,就已经足够明确。

死者对蛋类过敏这一点,以及在柯南试图搅局坏事,却被毛利兰当小孩哄时,桌上转盘的几次转动。

无不在向左野说明着杀人手法。

当然也有可能这是个误导。

可到底是不是,那不得先试试吗。

等待期间,另一头的毛利小五郎又开始搞事,说觉得寸头警察眼熟,接着一拍手掌,说对方是横沟警官,还问他是不是犯了错,被剃了头发后调职到这来。

惹得寸头警察一阵黑脸,这才表示毛利小五郎口中说的是他哥,横沟参悟,他是弟弟,横沟重悟。

两人是双胞胎兄弟什么的。

左野收回目光,柯南也同样将心思放到了桉件上,找到一个警察询问转盘的问题,可就在这时,那个小警察已经跑了回来,激动无比地喊着“有了有了”。

“什么有了?”

毛利小五郎疑惑地看了过去:“你老婆有了吗,看起来那么年轻,怎么结婚那么早,你这未免也太惨了吧?”

“……”

小警察嘴角一抽:“不是,我还没结婚,不是我老婆有了,是检测结果有了,桌子的转盘下面查到了毒物反应。”

“什么!?”

在场众人都是一惊,柯南在反应过来后,随即看向左野。

既然方向对了,那目的地也就清楚了。

左野快步走向了那个胡子大叔,利用正义之锤拍了一下对方肩膀。

“唔。”

胡子大叔捂着肩膀,惊疑不定地看向左野。

得到了反应,更加确定“目的地”没错后,左野澹定地点了根烟,

“凶手就是你。”

随着左野这话出口,在场众人又是一惊。

“啥???”

左野没有废话,直接将进度条给拉到了底,说出了他的推理。

其实很简单。

凶手是利用了死者对蛋类过敏,桌上凡是蛋做的菜在他面前,就肯定会转桌子的方法,在转盘下涂的毒。

说白了就是怎么下毒的这点,已经解决。

剩余的问题则是在于,是谁下的毒,什么时候下的毒。

考虑到死者的毛巾上有毒这点,哪怕没有当前的这条线索,几乎也能肯定是在他位置调换后,手上才有了毒。

放在别人的身上,对于这种状况可能会感到头疼。

可谁让左野一上桌就已经在收集“线索”了呢。

别说是调换位置后了,在左野几人参与后的整个饭局上,桌上的转盘都只转动过两次……准确来讲。

应该是两番。

没错,就是柯南拿调料的那两回。

以现在的角度来看,柯南第一次转动转盘之所以会被不停转回去,恐怕就是凶手正在下毒,而第二次。

自然就是死者“中毒”的时候。

因为有给小丫头拿菜,所以当时桌上的布局左野记得很清楚。

在柯南第一次转动转盘时,那两道蛋类菜所对着的人。

正是这个胡子大叔。

而胡子大叔确实也是被左野说得哑口无言,沉默了好一会后,才动了动嘴唇,大概是向说证据那一套。

“如果你想问证据的话,那我就是最好的证据,因为我作为饭局的参与者,证词具备法律效应。”

“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我是在栽赃嫁祸你,但那也得等你在法院上,让你的辩护律师跟法官说了。”

左野把胡子大叔的话给堵死了回去:“这是流程,也是规则。”

胡子大叔愣了愣后,苦笑起来,直接承认了是他下的毒。

至于动机,自然就是先前提到的,那个死掉的演员。

那是个女演员。

因为死者不肯让她用替身,意外身故。

说白了胡子大叔就是为女神报仇来了。

老套路了。

看着左野一通操作后直接让凶手认了罪,在场的人都是不由得有些傻眼。

尤其是柯南,尽管其实在左野让那名小警察检测的结果出来时,他已经有了思路,并且跟对方一样。

这个思路一旦得以证实,柯南的推理就将全部出来。

可就事实来看,却是柯南这边刚要动笔,左野就已经交卷了。

……还特么让不让人玩了??

只不过这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点,左野没提出来。

那才是绝对的铁证。

不知道左野是没看出来,还是觉得没必要说?

柯南的脑中浮现出各种想法。

然而左野却是没功夫理会柯南的心情。

“那就这样了,我出去买包烟,你们可以换个桌子继续吃。”

左野快步离开了餐厅。

买烟当然不是真的去买烟,左野只是找个借口离开而已。

倒也不是什么正事,就是那边复制体的任务已经结束。

刚好复制体的时限又快到了。

虽然左野也可以把复制娃娃,暂时交给随时呆在黑麦旁边的大黑保管,但东西不亲手拿着,总感觉不安心。

在一条小巷里开启空间通道,拿回了复制娃娃后,左野吩咐了大黑一声跟远点,然后便走出了巷子。

面无表情地看着一个正四处张望,好似在找什么的身影。

那人留着干净的短发,戴着一副方框眼镜,眼神莫名有点凶狠冷厉,看起来就不太像是什么好人的样子。

“你是在找我吗。”

突然听到左野幽幽的声音,风见裕也顿时心中一惊。

回过头来,看到左野的脸后。

更是让风见裕也的心沉了下来。

被发现了吗,是什么时候察觉到的?

如果是在更早的时候,那可就糟了啊……

一瞬间,风见裕也心中闪过许多想法,但脸上还是飞快地露出激动的表情,语无伦次道:“你是左野真一郎对吧,那个高中生名侦探,我是你的粉丝,不好意思,我刚才在餐厅里看到你,很想跟你要个签名……”

……装粉丝?

还挺聪明的嘛。

本以为对方会装作一脸迷茫模样的左野,感到了些许的意外。

看来是个跟踪调查的老手了。

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谁派来的,跟着自己又有什么目的。

……诚如风见裕也所担心的那样。

左野一早就发现了这货在跟着自己。

因此自然是不会相信粉丝偶遇的那套。

不过无所谓,就情况来看,这大概率应该是安室透安排过来的。

尽管在了解到原身的真实状况后,现在有人盯上左野的本体身份,也不奇怪,可这个时间点,也只能是安室透了。

眯了眯眼后,左野露出笑容。

“不好意思,你好像认错了人,我不叫什么左野真一郎,我叫安室透,这样你还想要签名不了?”

风见裕也面色微微一僵。

要是左野是怕麻烦,不想在“粉丝”面前暴露真实身份的话。

那也没必要用安室透这个名字吧?

故意的??

非但暴露了,而且还暴露得连裤衩都出来了?

等到风见裕也回过神来,眼前已经没了左野的影子,没等他再去寻找,就又收到了安室透的短信。

汇报过了情况后,风见裕也收到了一个不用再跟了的指令。

……这算怎么个事啊?

摸了摸脑袋后,风见裕也也只能先行撤退。

而另一头的左野,在回到餐厅门口时,却是看到了意料之外的身影。

赤井秀一。

这家伙不去跟贝尔摩德,怎么会出现在这?

还没来得及多想,左野就又看到了赤井秀一蹲下身子后,露出头来的小丫头。

啧。

左野快步上前,抓住了赤井秀一的肩膀。

“我说,你找我家小孩有事?”

赤井秀一回过头来,看到了左野居高临下的冷漠眼神,再低下视线,手里的榔头更是已经跃跃欲试。

……好像被误会了。

赤井秀一站起身来,解释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只是看这个小女孩一个人站在这块,还以为她是跟父母走散迷路了,有点担心,所以就上来问了一句……”

“你是她的,父亲吗?”

左野没有吱声,只是看向小丫头:“他们呢。”

“还在里面,我感觉有点不舒服,就出来透透气,这个蜀黍好像不是坏人喔,我以前见过他的。”

小丫头如此说道。

以前见过?

左野斜了赤井秀一一眼,轻哼一声,收回了锤子。

接着便拉起小丫头进了餐厅,只留给赤井秀一一个背影。

“以后少跟这种家伙说话,尤其是我不在的时候,知道吗。”

“哦……”

……什么叫这种家伙?

自己看起来就那么不像好人嘛?

赤井秀一有些郁闷地眨了眨眼,本来他今天是在盯梢毛利侦探事务所的,因为贝尔摩德貌似在打这边的主意。

结果没想到居然意外地撞上了那个,被黑麦出过头的小丫头。

原先赤井秀一询问过小丫头,认不认识黑麦。

得到的答桉则是完全没见过。

可现在再看,贝尔摩德跟毛利侦探事务所之间,有着不明了的联系,黑麦又跟这个小丫头有着不明了的联系。

这两组又另外各自有着联系。

乱中有序,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于是赤井秀一就趁着小丫头独自出来的机会,打算再探一探。

结果又没想到,会被“鄙视”了一番。

甚至一开始要不是解释得够快,恐怕还会引起不必要的冲突。

所以这个……少年,到底是不是那个小丫头的爹?

感觉很年轻啊,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单纯的看起来年轻。

叹了口气后,赤井秀一藏入行人中,等待跟踪目标们出来。

而左野在带着小丫头进入餐厅后,却是又看到了预料之外的画面。

毛利兰倒了。

似乎是因为感冒发烧,导致的昏厥。

……说实话,其实左野是发现了毛利兰晚上的不对劲的。

从上车开始,总共有三次。

都是明显的脸色难看。

之所以发现了却没提。

一来是觉得毛利兰不是小孩子,自己的状况自己心里应该有数,既然她自己都没说什么,那左野自然不好开口。

二来则是,毛利兰的脸色难看,似乎并不是因为身体上有什么不舒服,或者说这个因素,不像是主要原因。

有点像是在为什么事情苦恼,纠结一样。

那左野就更不好开口了。

结果居然直接昏了过去,这丫头怎么都不知道吱声的?

在左野的郁闷与疑惑中,毛利兰被着急忙慌的毛利小五郎和柯南,一起抬上了车子,飞快驶出前往最近的医院。

留下左野跟小丫头在停车场愣了好一会。

……这尼玛是忘了还有两个人没上车吗?

左野有些无语地抽了抽嘴角。

说实话,左野其实并没有太过担心毛利兰,因为他觉得问题不会有多大,可不论是从哪个角度来讲。

左野至少都应该跟过去看看的。

哪怕是不考虑关系,只考虑左野接下来的方向。

都是如此。

被毛利小五郎那个司机给遗忘在了这里,想回家。

就只能打车了。

结果还是得花这钱吗。

叹了口气后,左野看向脸上同样透露出担忧神色的小丫头。

嗯?

嗯??

忽然,左野眼前一亮,夹起小丫头就在停车场里快步穿梭起来。

最后果不其然看到了一道眼熟的身影。

顺风车这不就来了?

左野勾了勾嘴角,在风见裕也即将踩下油门的前一秒,拦在了车前。

……这家伙,怎么又找上自己了?

还带着个小孩??

正当风见裕也愣神疑惑的时候,左野已经来到了主驾驶旁边,敲了敲车窗。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风见裕也随即放下车窗,还没开口,左野便出声道:“你是要回东京吧,顺路带上我们两个一程呗。”

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是要回东京?

果然是从一开始就发现自己在跟了吗。

“因为我看你的车牌号,好像是东京的呢。”

左野给了风见裕也一个完美的台阶,使得对方松了口气。

“可是,我并不是打算回东京的呢,实在是不好意思。”

风见裕也当然是要回东京的,可先不说他凭什么要带一个不熟的人,就说眼前这人是自己的跟踪目标这一点。

平白无故地过多接触,无疑就是在自找麻烦。

然而左野都给了风见裕也台阶,他却不反过来礼尚往来一下。

左野自然是不可能接受的。

“你不是说你是我的超级粉丝吗,没错,我就是左野真一郎,签名可以给你,前提是你要顺路带我们回去。”

真以为这台阶是白下的?

不肯给台阶,就把自己送的台阶给还回来呗。

面对左野的“建议”,风见裕也却是生出一种被威胁了的感觉。

先前风见裕也用了粉丝的说法,除了那样说更合理以外,还有就是他说不定可以借此机会,进行更深入的接触。

方便“跟踪”。

可现在就不一样了,风见裕也已经不需要再跟了,但粉丝的那套已经说了出去,再否认的话,岂不是就暴露了他在撒谎,进而到了他别有目的地在跟踪的事实?

这家伙到底是不是知道自己在跟踪?

如果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说?

可要是不知道,那就更不该这么说了啊。

风见裕也一阵头秃,但并不妨碍他明面上在两三秒愣神后,再次迅速露出激动无比的神色,一如十来分钟前,和左野第一次近距离正面对上的模样。

对此,左野自然是笑脸相迎。

尽显成年人之间的虚伪。

引得旁边全程懵逼脸的小丫头不自觉打出了一排点。

总感觉,这两人笑得都好假。

……就这样,奇特的三人组踏上了回东京的路。

期间路过一个卖烤红薯的摊子,坐在左野旁边的小丫头又咽起了口水。

令得左野有些纳闷和好笑……明明都吃了那么多东西,还遇上了杀人桉件,这是怎么还有胃口想吃烤红薯的?

当然左野并不清楚,在小丫头出来的时候,已经吐过了。

现在的肚子其实是空的。

再当然这并不妨碍左野叫停,下车去买了三个烤红薯回来。

嗯,左野顺便给风见裕也买了一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本站推荐
光阴之外不科学御兽人道大圣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深空彼岸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神秘复苏择日飞升半仙
相关推荐
苟在荒诡世界四合院:感谢你秦淮茹没看上咱重生神猿,我能掠夺别人气运斗破之冰晶王座我能修改人设词条从怪猎归来的路明非龙族:重启新世界影视从士兵突击开始英超兵工厂,保温杯之王领主游戏,开局一座龙骑兵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