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古玩圈的对决(求订阅!)
上章 目录 下章

重生后,我对古玩价值了如指掌第111章 古玩圈的对决(求订阅!)

吴百涛又介绍:“你们可不要看他年轻,他的鉴宝水平可是一流的。”

众人听了,都面面相觑。

看罗宇洋,三十岁恐怕都不到,古玩鉴定水平再高能高到哪儿去?

古玩鉴定跟别的不一样,理论学得再好,没怎么上过手,那也不行。

行家都是拼经验拼出来的,没二三十年的阅历根本不行。

这时,有一位年纪跟苏学林相仿的老者呵呵笑着说:“那可不得了,我看宇洋岁数跟钱树平差不多,以后可以多交流。”

又经过苏学林的介绍,罗宇洋才知道这位说话的老者名叫朱国义,也是国家古玩协会的副会长。

而朱国义所说的钱树平就是站在他旁边的年轻人,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徒弟,年纪轻轻已经在古玩界小有名气了。

z

这时,郭俊明突然说:“既然他们两个都挺厉害,那不如就比试一下吧。”

郭宝廷斥责道:“俊明,胡说什么呢,这里哪有你插嘴的份儿。”

朱国义却说:“小郭同志说得倒也没错,既然咱们现在办的是鉴赏会,光是各自鉴赏略微单调了些,不如就让这两个年轻一辈来进行一次斗口,也算是助助兴。”

朱国义又对罗宇洋说:“罗小哥,怎么样?要不要露一手?”

罗宇洋看了看苏学林,后者微微点心。

罗宇洋说:“没问题,不过我初来乍到,如果表现得不好,各位千万不要取笑我。”

朱国义听了哈哈大笑。

这笑声虽说很爽朗,但不知为什么,罗宇洋听着却并不舒服。

这时,罗宇洋感受到了一道充满挑衅的目光,而那目光的主人正是钱树平。

看样子钱树平对这次斗口的胜利是势在必得了。

所谓斗口,可以说是古玩界的一项“对决活动”。

通常是两位鉴宝高手一对一进行的。

苏学林和朱国义商量了一下,规则便出来了。

规则很简单,就是需要在五分钟内,找出这会场内最为值钱的一件物件。

当然,说起来是简单,但做起来其实挺难的。

这需要特别丰富的古玩鉴定知识才可能做到。

拥有大师级鉴宝能力的罗宇洋,自然是不怕的。

对于斗口,在场的人都非常有兴趣,这确实比单纯的古玩鉴赏有乐趣多了。

计时开始!

罗宇洋和钱树平便开始一件一件观察着会场周围的古玩摆件。

现场的物件可不少,时间只有五分钟,分配在每个物件上的时间平均不会超过十秒钟。

这可以说是非常紧迫了。

就连苏瞳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丝的紧张。

罗宇洋集中精神,尽可能使用“一眼决”的能力去鉴定物件,只有一些表面上无法看出价值的才会细致地看上几眼。

钱树平却显得很从容,并不是因为他的鉴宝能力有多强,而是他早就知道哪件老物件最值钱了。

说实话,五分钟的时间对他来说还嫌长了。

当然,钱树平毕竟是朱国义的徒弟,也是有一定真材实学的。

钱树平大致也能猜出现场大部分古玩摆件的价值,只有几件很稀有的物件他并不清楚。

钱树平用眼角的余光瞥见罗宇洋正在认真地看着,心中暗笑。

这家伙也太天真了,还真以为能赢地他钱树平吗?

终于,时间到了。

罗宇洋和钱树平站到了中间。

苏学林问道:“你俩谁先评述?”

罗宇洋看了看钱树平说:“你先来吧。”

钱树平心中冷笑,这个叫罗宇洋的家伙真是个蠢蛋!

典型的打肿脸充胖子!

古董界斗口的规则多种多样,像现在进行的这一种,先评述的会占很大的便宜。

因为大家都是行家,两人同时看中一件古玩的几率很大。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就以评述水平作为胜负标准。

换句话说,谁评述得好,评述得精彩,那谁就是胜利者。

评述得好不好,都是非常主观的看法。

在场的人钱树平都比较熟悉,就算苏学林和吴百涛力挺罗宇洋,也是势单力薄。

退一万步讲,就算不考虑这些客观因素,他钱树平也不怕罗宇洋是先评述的一方。

为何?因为钱树平可是“科班”出身,刚一毕业就跟在朱国义身边学习鉴宝知识。

怎么想都不可能输给罗宇洋这个“野路子”出身的人。

苏学林和吴百涛互相看了一眼,都觉得罗宇洋有些托大了。

但既然是罗宇洋自己提出来的,他们也不能说什么了。

“钱树平,那你先说吧。”

钱树平点点头,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他早已成竹在胸了。

但为了效果出众,钱树平还是装模作样地环视了四周的古玩,瞥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苏瞳。

这女孩太漂亮了,就是有点冷,但即便是这样,钱树平也喜欢得不得了。

现在正是在苏瞳面前,大显身手的机会。

想到这里,钱树平真是热血沸腾。

他大步流星地走到一个木架子旁,指着其中的一件瓷器说:“会场内,最值钱的,我认为就是这个……”

《天阿降临》

钱树平加大了音量:“斗彩高足杯!”

在场的古玩收藏家们便纷纷点头,表示钱树平说得没错。

钱树平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这只斗彩高足杯是大明成化年间的,碗底有款,写着‘大明成化年制’。”

“外观完好,外表釉色也非常均匀,并不是残次品。再看这杯面上画的是团莲纹,色彩浓郁,是高手所为。”

“并且,此杯内有梵文,说明属于官员或者富商所有……”

钱树平琢磨了一下,继续说:“去年,在国际拍卖市场上,与这只相同的斗彩团莲纹高足杯卖到了2300万港岛币,所以我觉得这一只高足杯的价格应该也是如此。”

钱树平话音刚落,现场便传出叫好声和鼓掌声,都觉得钱树平这一番评述非常精彩。

朱国义笑呵呵地点点头,不自觉地朝苏学林那边瞥了一眼,仿佛在说“我徒弟不错吧”。

苏学林虽然偏向罗宇洋,但也得承认钱树平的表现非常出色。

苏瞳心中一叹,她并不喜欢钱树平这种人,所以希望罗宇洋能赢下斗口。

但看这情况,罗宇洋已经失去了机会。

钱树平已经将这斗彩团莲纹高足杯的特制说得很详细了。

罗宇洋就算在鉴宝能力上技高一筹,但也不可能在评述上超出太多。

朱国义微笑着说:“宇洋,该你了。”

罗宇洋点点头,走到那个放着瓷器的木架子旁边。

钱树平面露得意的笑容,心想罗宇洋果然也是选的那只斗彩团莲纹高足杯。

他倒要听听,罗宇洋要如何舌灿莲花,超越自己刚才的评述。

只听罗宇洋说道:“刚才钱先生说得没错,这只斗彩高足杯确实很值钱,但是……但是最值钱的并不是这只瓷器。”

什么!?在场的人都认真听着,难道罗宇洋还能找出更值钱的东西?

要知道,在场的人都是浸淫古玩多年的著名收藏家,看过的古玩比一般人过的桥还多。

几乎没有人会认为,这会场内还有比那只半彩高足杯更值钱的古玩摆件了。

朱国义皱着眉头问:“那你说,还能有哪件最值钱?你可不要信口胡诌,在这的人都是行家,蒙不了的。”

罗宇洋应道:“我自然不会乱说,最值钱的物件其实是这个。”

罗宇洋说着,拍了拍放置瓷器的木架子。

这次,就连苏瞳都露出了意外的表情,没想到罗宇洋会选择那么一个不起眼的木架子来评述。

不过,如果那个木架子的材质是……

罗宇洋淡淡地说道:“各位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木架子是用金丝楠木所制。”

“什么!?金丝楠木!?”

吴百涛惊呼一声,率先走了过去,凑近仔细看着,好一会儿才说:“还真别说,真的……还真的是金丝楠木……”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纷纷凑了过来,不一会儿,也都惊叹连连。

这木架子表面黑漆漆的,那是因为有包浆,用指甲一划,便露出了金黄色的表面。

金丝楠木木质极硬,斧头都劈不动,只能用木锯一点点锯开,号称千年不腐。

在明朝时期,金丝楠木就已经濒临灭绝了。现在就更别提了,只能到帝王古墓里才能找到。

而这金丝楠木所做的木架子,那更可谓是价值连城了。

不,根本就是无价之宝!

钱树平的脸上精彩非常,刚才还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现在却如丧考妣,瞬间苦逼。

朱国义寒下了脸色,勉强堆笑着问苏学林:“这木架子……”

苏学林笑着说:“确实是我带过来的,呵呵,没想到宇洋眼力这么贼,真被他给看出来了!”

朱国义听了,一脸的不忿。

这次他本来是想让自己那徒弟在众人面前好好闪一次光的,却没想到却被罗宇洋出了风头。

虽说罗宇洋还没有进行评述,但其实也不需要评述了。

金丝楠木是什么东西,在场的各位比普通人可知道得清楚。

金丝楠木可比等量的黄金可要贵多了。

虽说在古玩界,比等量黄金贵的物件不在少数,但是金丝楠木重啊!

这种木料比青铜器都重。

这么大一个金丝楠木架子,其重量无法估量,其价值就更无法估量了。

其实罗宇洋已经暗自使用人间估值系统对这套金丝楠木架进行了价值估算。

售出价格竟然达到了五千万软妹币。

朱国义实在搞不清楚,苏学林平时看着“吊二郎当”的,成天只会喝茶闲逛,上哪找的这种“硬货”。

苏学林笑着说道:“那么,我想这场斗口的胜负就很清楚了吧。”

众人点了点头。

苏学林又说:“不过,我想说的是,斗口的胜负其实并不重要,交流才是第一要点,罗宇洋,钱树平,你们两个都是古玩界年轻一代的翘楚,要好好相处才是。”

苏学林不愧是老江湖了,这种场面话说得是掷地有声。

罗宇洋是微微一笑:“苏老爷子说的是,我会记住的。”

钱树平就没有那么好的态度了,冷着脸,只是点了点头。

助兴斗口做完了之后,便是例行的古玩鉴赏环节。

事实上,摆在会场周围的古玩都是参会者带过来的,目的就是让大家一起见识一下自己的收藏品。

听起来挺无聊的,但对于古玩界的玩家来说,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

这时,苏学林把罗宇洋叫到了身边,笑着说:“宇洋,可以帮我们泡茶吗?说来有点不好意思,上次在你家喝完了茶后,去其它茶楼都觉得没那个味道了。”

吴百涛在一旁也帮腔:“是啊,你可不知道,我现在喝别人泡的茶都喝不下去了,跟喝白书没两样。”

罗宇洋一听,自己不上手还真不行了,说道:“行啊,各位喜欢喝,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不过,这茶具……”

吴百涛马上把罗宇洋拉到了首脑桌前,然后从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套茶具,摆在桌上。

因为考虑到会场的人多,所以还多准备了不少紫砂杯。

还有上好的茶叶,甚至连一些泡茶用的草药香料都有。

地板上有一桶徵山矿泉水,这可是高档货,冲茶正合适。

于是,罗宇洋开始动手了。

这次冲的仍然是工夫茶,但使用的是源洲泡法,这样出茶的速度会很快,又不会损失太多的味道。

苏瞳坐在那边,瞧着罗宇洋忙碌的样子有些好笑。

罗宇洋本来是被爷爷请过来参加古玩交流会的,却莫名其妙地要帮这些人泡茶,反而成了个茶师。

不一会儿,会场中便充满了浓郁的茶香。

这几乎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将注意力从各式古玩中移开,看向了罗宇洋那边。

只见罗宇洋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摆杯、运壶、注茶,一气呵成。

苏学林和吴百涛早就等在一旁,各自抄起一杯,闻茶、观茶、品茶,步骤一样不少。

当他们品上茶的时候,看那表情极为陶醉。

朱国义也忍不住走了过来,端起一杯,细品了一口。

朱国义瞪大了眼睛,赞叹:“唉哟,宇洋,瞧不出来,你还有这绝活呢!”

罗宇洋笑着说:“朱会长哪里的话,雕虫小技而已。”

参会者一听这对话,纷纷过来讨杯茶,随后便是阵阵赞叹声的。

这时,罗宇洋看到一直坐着的苏瞳,突发奇想。

苏瞳在几年后的退圈,是不是跟她的体质有关?

身体越来越不好,自然工作进行不下去了。

如果把苏瞳的体质调节好,那也许可以推迟,甚至避免她退圈。

由于拥有大师级茶师的能力,罗宇洋的脑海中存在着一些治疗体寒的方法,而其中一种的材料,现在就可以找到。

罗宇洋从几个中药罐中取了少量出来,放到了一个空的小茶壶中。

然后,罗宇洋使用小茶炉将其煮了七成熟,又将中药水倒入了一个玻璃杯中,放上少许香料和冰糖。

此时,苏瞳正坐着发呆,说实话,她现在非常不舒服,还在跟腹中的疼痛抗争。

这时,她发觉有人走了过来。

抬头一看,是罗宇洋,他的手里端着一个玻璃杯,里面有不明的液体,冒出腾腾的热气。

罗宇洋说:“你现在不能喝茶,所以这杯是你的。”

苏瞳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罗宇洋微微一笑:“暖身特饮,中药熬制,绝无添加。”

罗宇洋又补充道,然后便转身继续忙活了:“不灵你可以找我算账。”

苏瞳看了看怀中淡黄色的液体,有药香,又夹杂着香料的香味,倒是挺好闻的。

喝了一口后,苏瞳感觉到四肢百骸都像是一下子被注入了一股热流似的,腹中的疼痛感几乎感觉不到了。

苏瞳喃喃地说道:“我就不找你算账了……”

罗宇洋的大师级茶道在场活动中发挥得极为出色。

参会者都是一些文化认同感比较强的人,大多喜欢喝茶,所以一直对这次的工夫茶赞不绝口。

这也完全符合苏学林的预期。

其实,苏学林把罗宇洋拉到这个圈子里除了找找口福外,还有其它的目的,只不过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

上章 目录 下章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本站推荐
校花的贴身高手万古第一帝盖世仙尊超级武神都市之万界至尊邪龙狂兵开挂闯异界头狼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本书作者其他书
开局签到:回到十年前当外科医生 神豪从吹牛纳税开始
相关推荐
诸天起风云全民铸兵:开局造出复活甲锦鲤空间:肥婆种田妙呱呱万界分身从吞噬星空开始神级咨询师兴趣使然海军大将率土:掠夺预备兵能提现红楼从辽东开始从洪荒逃到武侠华娱从广告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