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不管辽东战局如何糟糕,京师安危都是最重要的,是事关天下的大事儿,稍有不慎,就可能举国震荡。”

魏广德最后的一段话,其实绝对不是胡说八道,而是有事实依据的。

明末为什么会出现君臣离心离德,他觉得当时皇太极指挥八旗兵数次横行京畿是重要原因。

京城周边都保护不了,别说在京朝臣,江南官员也会产生国之将亡的感觉。

所以历朝历代,对京城及周边治安都是高度关注的,就算到了后世,京城百姓也能享受到远超其他地区的生活待遇。

魏广德的话,或许对他和张居正来说,就是轻飘飘的一段话,可是对裕王,对殷士谵来说,无疑就揭开了他们内心深处隐藏的深深的恐惧。

是的,嘉靖二十九年发生的一幕幕,重新浮现在他们脑海中,挥之不去。

蒙古鞑子破墙而入,兵锋直抵通州,距离京城迟尺之遥,当时引发的京师动荡,无数京城周边百姓蜂拥入城。

那时候,北京城可没有后来修建的外城,但是那里的百姓只能舍家弃舍逃到内城来。

当时整个京城街道人满为患,一直到深夜都是闹哄哄的。

而京营不堪用,嘉靖皇帝只能直接点名,任命大臣负责守卫的城门,京城也紧急戒严。

那段时间里,京城人心惶惶,没人知道明天鞑子会不会打进城来。

“确实不能按照杨选的意思做,大军必须留在蓟镇护卫京畿。”

裕王这个时候终于回过神来,大声叫到。

张居正有些惊讶于裕王的失态,直直望过去,只是在他眼里,似乎殷士谵并没有惊讶,只是微微点头。

旋即,张居正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等魏广德等人告辞离开裕王府后,裕王此时还心有余季。

那个时候,不仅民间出现混乱,就连朝堂,内廷也是如此,而那时候的裕王只能躲在母妃宫里,惶惶不可终日。

而现在,他已经是裕王府的主人,在这间屋子里,就好像是一个小朝廷,他能感受到做皇帝的一些感觉。

遇事,和大臣们商议,由他们集思广益找出问题实质,找出解决办法。

和御前会议不同的是,他们在这里做出的决定不会影响到朝堂,但确实让他逐渐明白了所谓治理国家是怎么回事儿。

想想当初,高拱在王府里的时候,就经常召集王府属官和他讨论朝政,为他分析其中利弊。

高拱、陈以勤、魏广德、张居正,这些人,都是在这里发表过意见的,而且裕王觉得他们的言论很有真知灼见。

以后,就让他们入阁吧。

遇事,召集他们讨论就好了。

听他们怎么说,最后就按照讨论的结果办。

忽然,裕王感觉,似乎做皇帝也不是很难。

所谓“肩挑日月,背负星辰”并没有想象中困难,其实有一帮忠诚能干的臣子在,还是很简单的。

裕王缓缓起身,在这间屋子里走了一圈,这里就是他的小朝廷,是他和臣子议事的地方。

出了门,向着后院行去,想到降生不久的小小婴孩儿,裕王的心不觉又高兴起来,脚下步伐不觉又加快了几分。

以后,就让魏广德和张居正给自己儿子做老师。

裕王府中人,也就是魏广德和张居正年纪最小,正好合适做儿子的老师,教导他。

张居正才华横溢,就负责太子的习文,魏广德履历战事,就教太子武事。

一文一武,正是相得益彰。

魏广德和张居正等人出了裕王府,并不知道他的未来已经被裕王安排好了,一路出王府的时候还在和张居正小声议论。

他们这会儿议论的,自然还是杨选到底会不会听杨博的话,把蓟镇兵马留在蓟镇驻防。

上次二杨之争,杨选就没有听杨博的,虽然杨博按徐阶的意思,扣下了本该拨付给蓟镇的粮草,让他不敢大举发兵辽东。

可这次,似乎杨选就打算以此为理由,推卸一些责任给兵部,也不知道杨博能不能抗住压力。

“徐阁老那里,怕是还得叔大兄好好说说。”

魏广德低声说道,“这次必须得旗帜鲜明站在杨尚书一边,压迫杨选就范。

刚才殿下的反应,叔大兄也看到了。

我相信,西苑那位怕也会如此。

俺答部不侵犯蓟镇也还罢了,可若真被杨尚书说中了,后果难料。”

张居正点点头,答道:“上次的事儿,我听老师说过,当时毕竟只是猜测,他也不好选择支持杨尚书,宫里也没有明显的态度,只是让他们商议着办。

这次不同了,蓟镇大军入辽东,蓟镇兵力必然空虚,这是决计不行的。”

“最怕杨选执拗,不肯听从兵部和内阁的意见,现在的情况和当初不同了。”

魏广德还是有些担忧道,“最怕这时候他已经派兵去了山海关,到时候就算追回,也颇耗费时日,若鞑子乘机南下攻打蓟镇边墙,结果疏为难料。”

而此时的杨选,正如魏广德所说,在总督府里也是度日如年,现在的他急于做出一些成绩,好化解些朝堂的攻讦。

他已经收到消息,六科和都察院的科道言官已经有人开始上奏弹劾他了,而且响应人数众多,相信西苑很快就会被这些弹劾奏疏淹没。

现在的杨选,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就是在鞑子攻打辽东城池的时候,蓟镇大军能够及时抵达战场,击败这些蒙古鞑子,杀死他们。

对于杨选来说,他也是要争分夺秒的。

谁也不知道,下一刻辽东的求援急报会不会就送到自己手里,所以他早早就向蓟镇总兵下达手令,命他速速带兵出山海关,救援辽东。

当然,他下达这份手令时也没有忘记向蓟镇长城各处关隘下达严加戒备的命令,他可不希望被人偷塔。

不管有没有用,至少这道命令还是要下的。

这就是官场生存之道,明知蓟镇大军外调后,对于蓟镇的防御肯定会出现纰漏,可该做的还是要做,否则那才是失职。

心中虽然慌乱,可杨选心中也生起一种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感觉。

是的,在杨选看来,如果不是杨博拖他的后腿,如果不是杨照实在太蠢,他那里会沦落到当前的地步。

杨选的仕途,其实和杨博是很相似的,由蓟镇总督为跳板直入中枢成为九卿之一。

杨博能做到,自己也能做到。

和魏广德分手后,张居正看看天色,直接就去了徐阁老府上。

内阁在短暂慌乱过后已经恢复以往的平静,开始布置善后事宜,包括让太仆寺增购战马补充辽东损失等,至于防备杨选派兵救援辽东,内阁知道兵部的筹划,自然不会专门给杨选下文。

这些,都是之前嘉靖皇帝召见时说好的,自然不会想到还会有差错。

在徐阶和袁炜看来,此时的杨选应该是惊慌失措才是,他的下一步应该都是听京城的命令,绝对不敢再擅自做主。

恶人,还是兵部去做好了。

不过张居正登门后,把在裕王府里发生的一幕原原本本告诉了徐阶,特别是魏广德的担心。

志大才疏,不堪大用。

这是魏广德对杨选的评价。

“出王府的时候,魏广德还和我析说了此刻杨选的心态,他以为此时言官弹劾下,他必然急于做出功绩,此前朝廷担心鞑子借机攻取辽东城池,想来此时杨总督必然也会有此担忧。”

张居正最后又把和魏广德分手时,魏广德分析杨选心态的话给徐阶细说了一遍。

徐阶轻捋胡须,就是静静听着,不过心中也在翻江倒海。

他此时心中有了两个顾忌,一就是杨选执意妄为,抽调蓟镇兵马援辽,让京畿防务空虚,二则是有些担心魏广德。

魏广德在裕王府里太出挑,必然会影响到自己的弟子张居正在裕王心目中的地位。

虽然魏广德看起来有些人畜无害,可官场上的事儿,不是你害不害人那么简单。

只要对他有威胁,徐阶都不介意想办法把人除去,就如当初高拱想把魏广德弄到福建去一般。

现在想来,当初徐阶就是稍稍动了些恻隐之心。

徐阶虽然和高拱保持良好关系,可这都只是表面而已,在内心里,他当然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取代高拱在裕王心目中的位置。

只是,裕王那里情况太特殊,而他做为嘉靖皇帝的臣子,也不能断然投效,那只会让自己在皇帝面前失分。

所以,他选择让弟子张居正进裕王府,增补这一份感情。

不过想到以后,徐阶在内心里还是把高拱,甚至魏广德看作敌人了。

以前,魏广德还不怎么入他法眼,毕竟官职品级就在那里。

但是这两年,通过张居正,徐阶已经看出来了,魏广德在裕王府里地位不低,在裕王心里的位置,怕是已经超过陈以勤、殷士谵这些陪伴他多年的老臣下了。

张居正说完话后,就等着老师说话,只是老师那里确实久久无言,似是还在陷入沉思。

张居正自然不能这时候打断老师的思路,就只能继续等待。

良久,徐阶眼睛微动,似是回过神来,嘴里澹澹开口道:“善贷的话有理,倒是老夫思虑不周了。”

徐阶起身,在屋里走了一圈,这才又对张居正说道:“此事我记下,明日一早就联系杨尚书处理此事。”

待说完话,徐阶转向张居正说道:“对这个魏广德,你也要加倍注意,或许将来他会是你同甘共苦的盟友,也可能是反目成仇的敌人,你心里也要有个数才好。”

闻言,张居正立马就懂了老师的教导。

魏广德能力太强,将来势必会和他争夺朝堂的话语权,即便他和魏广德很多方面看法一致也不会改变,亦如和高拱关系一般。

之前,老师徐阶就已经提醒过他此事,时刻提防高拱背后使坏。

因为,大明朝堂上的首辅,只可能有一位。

张居正躬身答应,毕竟老师也是为他好。

这点,他还是分得清的。

张居正离开徐府后,徐阶也在心里盘算这此事,明日一早就要派人去请杨博杨尚书来内阁商量此事,还要握住蓟镇总兵,这样才能控制住蓟镇的兵马,最起码让朝廷知道杨选在做什么。

以徐阶对杨选的了解,他是真有可能不理会内阁条子的。

而此时京城北面的燕山山脉里,一支庞大的骑兵部队正在蜿蜒的山道上缓缓而行。

这支军队,自然就是黄台吉率领的蒙古部族骑兵,他们刚刚在辽东歼灭了总兵杨照率领的部队,之后就利用战马的机动性,快速逼近蓟镇。

古代称大道为关,小道为口,坐落在燕山山脉的古北口,正是万里长城的众多关口之一。

古北口长城位于北京市密云区古北口镇东南,由卧虎山长城、蟠龙山长城、金山岭长城和司马台长城组成,为辽东平原和内蒙古通往中原地区的咽喉。

黄台吉这次南下,首选攻打目标自然就在这里。

只不过,古北口特殊的地理位置,自然也是明军重点关注的地段,平日里就防守严密,更何况蓟辽总督杨选刚刚又下了命令。

躲在远处观望,黄台吉发现此地明军防守森严,几无懈可击,只得无奈选择放弃,另寻一地作为突破口。

黄台吉也不是傻子,蒙古部族人口本就不多,他不可能不计伤亡去攻打明国的长城,毕竟打下来也守不住。

这里,不过他他们进兵和退兵的通道,完全不值得花费太大力气。

放弃古北口,并不代表他们就要放弃这次攻打大明的机会。

蓟镇大军匆匆出发离开三屯营往山海关方向机动,明军动作不小,消息自然有人会通过一些渠道传到鞑子军中。

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放弃,黄台吉不知道回去老爹俺答汗会怎么修理他。

虽然这些年,老汗已经不想打打杀杀的,所以也有心约束部众,可毕竟要吃饭。

连续天灾,让蒙古人现在的日子过得极为艰难,可是大明却一直堵死了互市的通道,不管他用什么法子联系明国官员,都不见效。

这次,俺答汗也是抱着锻炼辛爱台吉的目的才答应他动兵的请求,要是成功就可以逼迫明国就犯。

黄台吉率部离开古北口向东,沿途又观察了曹家寨关和杨家堡等沿线堡寨,终于到了泉水河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本站推荐
明克街13号不科学御兽人道大圣神秘复苏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深空彼岸择日飞升光阴之外半仙宇宙职业选手
相关推荐
女皇陛下的末席绘铁师恶魔让我拜她的死对头为师野猪岭大王大唐:我能交易千年之后赤焰金身诀我在霍格沃茨当道士我在惊悚世界成为恐怖大佬我在人间狩猎神祇末日峥嵘名人们的神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