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 和议(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个变化十分值得关注,郭宁觉得,有必要亲自到最前线看一看。

当然,他一路行来,不止应对军务,也刚好把各处新收复的城池要隘周边,有关城防修复、农田开垦、水利建设、道路拓宽等等全都看过。另外,从中都往北,对着蒙古人的防线,正面有赵决,侧面是靖安民,外围有仇会洛,一方面勐将劲兵云集,另一方面许多军将是从各部抽调而入,这些人是否合适,是否用心,是否可用,郭宁丝毫不敢懈怠,也要一一亲眼查看。

就在这个过程中,他和身边的几个幕僚,还得批阅从中都一路转来的公文。这实在是因为定海军的摊子骤然铺到极大,而人员上、制度上的建设难免滞后。

郭宁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压根算不上一个枭雄人物,甚至被旁人视为强悍统帅,恐怕也多有过誉。就连他麾下的部属,也未必有多高明。

文官上头不用多说了,移剌楚材是郭宁的股肱,可他也才二十六岁罢了,郭宁从不干涉政务,但也知道有些老辣眼光、圆滑手段,不是生而知之的。贞右元年郭宁进中都的时候,见过徒单镒,那老儿手中控制的年轻英杰可有不少,移剌楚材终究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至于武将,外人以为将星如云,定海军自家也安排了一批唱戏的,成天编排一些院本杂剧来吹嘘。郭宁上一次听说的时候,本方的钤辖以上军官,但凡有些名声的,一小半都上应星宿,快要放出法术来杀敌了。

但那是真的么?

寻常百姓们津津乐道,郭宁还能真信那些?

定海军的武将们,大都在最近两三年里连升几十级,到了现在的位置上。莫说通晓兵法,不少军官连大字都不识几个。而要论统帅之才,军队里的两位佼佼者,靠的手段依然来自于当年在河北塘泺带领上百强贼的经历。

这支军队到目前为止的战无不胜,是靠着郭宁给一群基层老卒康慨分配利益,又带领他们似模似样地恢复出了大金国强盛时的打法,那也是老卒们唯一熟悉的东西。

这样的战斗力能维持多久?

两代人一代人,还是十年五年三年?将士们心里的火,会一直烧着,还是会在某个时刻,因为自家的富庶而忽然泄气?郭宁没有把握。

这样的打法真能所向披靡?

这天下间自有无数雄杰,他们一时反应不过来,却不会一直反应不过来。郭宁确信,自己不可能一直靠着发狠莽撞而所向无敌,迟早有一天会踢到铁板。

郭宁大力推进军校的建设,希望每一个层级的将士们都能在军校里得到充实。但军校里传授的许多东西,终究来自郭宁梦中的一鳞半爪。那些东西真能成熟起来,成为支撑军队的整套体系,为一个强盛政权保驾护航么?

郭宁还是不知道。

所以郭宁才渐渐地活得像一个军政集团的首领,而非单纯的武人。他依然喜欢练武,但练武之余,他会每天批阅文书,写下意见,虽然书法依旧不好。此番出巡,他也仔仔细细地探察每一处所经之地,询问都元帅府的计划是否开始推进,是否有什么疏漏。

但他很清楚,自己做的那么多事都需要时间来试错,来调整;需要大量的资源投入,以使军队建设走向正规,不断自我完善。必须坚持广积粮、高筑墙的策略,因为未来的路还很长,需要压倒的敌人还很多,不止限于草原上那个强悍的游牧民族。

当然,要往长远去走,就得解决一些眼前必须解决的问题。

郭宁站在城门前,看了看缙山城的城楼。

“倪一。”

“在。”

“把我的旗帜打上城头。这会儿缙山城、妫川乃至居庸关等地,应该都有蒙古人的阿勒斤赤盯着,看到了我的旗帜,聪明人就该有所动作了。”

“是。”

猎猎飞舞的大旗在城头招展的时候,许多将士都忍不住喝彩。赵瑄也适时地告诉陆续进城的汉儿奴隶,今晚额外还有加餐,于是他们也欢呼起来,使得城里城外都充斥着快活的气氛。

这种热烈气氛并没有实体,只体现在城池上空若隐若现的欢呼,或者城墙上将士们偶尔举起武器挥舞的姿态。

这种蛛丝马迹,隔着很远就会落到有经验的战士眼里,进而被他们推断出许多东西。

但老实说,就算是有经验的蒙古战士,现在也很难沉下心去推断。这种满城军民热闹哄哄的气氛,让人很不舒坦,压根定不下神。

缙山城北,纳敏夫从深草里探出身子。他瞪着布满血丝的独眼,竭力去看城头上旗帜的模样。但不知怎么回事,他越是瞪眼,越是看不清楚。

他心底里有一股火气腾腾地滚动,忍不住勐地张嘴,想要说几句什么。但这个动作抽动了嘴角边大块的糜烂出血之处,剧烈的痛楚让他一下子又把嘴闭上了。

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国,开始与金国作战之后,无数蒙古勇士跟随着大汗争战,把马蹄踏遍了连绵山脉以南的女真人地盘。

荒唐的是,在一场接一场的战争中,蒙古勇士杀了许许多多的人,抢了许许多多的东西,可每次厮杀以后回到草原,普通蒙古人的生活又好像并没有什么改善。

从中原掠夺来的东西,大都没用。

那些柔顺的锦缎没法防寒,闪闪发光的珍珠不能填饱肚子,沉重的铜钱和精美的器具只能看个舒坦,听个响。

而且这些东西也没法拿来交换。几年战争下来,一个千户部落里头,除非是地位最卑微的奴隶,每一个有壮丁的蒙古家庭或多或少,都攒了点这种东西。

家家都有,又没有用,那谁要它们?

每次追逐水草,搬动蒙古包时候,人们只想把这些东西全扔了。

对了,铁器倒是多了许多。比如铁制的铠甲,铁制的刀具,铁制的箭簇。

但成吉思汗已经下令,各部落不允许擅自厮杀。所以大部分时候,部落之间不打仗,这些铁器也就只有摆着看个样子。

如果非要把甲胃成天穿在身上,更是冬冷夏热,难受得不行!

与此同时,蒙古人原本有的东西,好像渐渐的少了。

比如家里本来放养的羊群,在男丁们连续几年南下厮杀的情况下,伺弄得总不如以前。放牧所必须的马,每家都有好几匹,可一旦打仗,就得骑乘着马匹出发,待到回来的时候,掉膘还算好的,累死几匹也很正常。

那么问题来了,那么多的蒙古人失去了许多东西,换来的却是那些全无意义的零碎玩意儿……大家究竟图什么?

纳敏夫仔细想想,好像只有在奴隶方面赚了,赚得还不少。

他每次南下厮杀,都能给自家的百户带回一批奴隶,有党项人、也有契丹人或者汉儿。尤其是汉儿奴隶,格外地驯顺能干。

可是奴隶和牲畜一样,都是要养的。它们数量多了,消耗的食物就多;消耗食物多了,就得养更多的羊,挤更多的奶,采更多的野麦给它们吃;要养更多的羊,采集更多的野麦,就需要更大的草场。

更大的草场在哪里?

成吉思汗一直说,要带着所有人催马纵情奔驰,要把青天覆盖之地,都变成蒙古人的牧场。这个承诺使得大家都很心动。

但好像,似乎,可能,大汗并没有兑现承诺啊?

别说南面女真人的领地了,就连漠南山后这一带的水草丰茂之地,看样子不也在慢慢地退出么?

那么兜转回来,纳敏夫就格外地郁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本站推荐
明克街13号宇宙职业选手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深空彼岸半仙神秘复苏不科学御兽光阴之外择日飞升人道大圣
本书作者其他书
汉鼎余烟 扶风歌
相关推荐
争魏网游之辉煌崛起重生为谍娶个农妇当皇后一品将军之庶女农妇惊悚游戏:开局我的系统在线卑微联盟之天王巨星超神蜘蛛暗糖难防逍遥神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