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会开花的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冬雨一下就是一天,不大不小,蝴蝶谷里外湿漉漉的。

凤儿自从离开田思聪后,就在谷里的一个叫“云端水仙”的旅馆当花农与洗碗工了,这个旅馆的老板是个叫银娘的女人,在这里她遇到了蓝胭脂,蓝胭脂已经是个有孩子的母亲了,但还是来这里当服务员,蓝胭脂看见她,就对她嘘寒问暖,诉说着她自己的故事。

“凤儿,我们做女人的,人生有两件事最不能马虎,找对爱人和养活自己。你慢慢就会明白,能为你遮风挡雨的,基本是自己,从来都不是男人,除非爱你的那个男人,把你当宝贝疼着,把你好好爱着……”

凤儿觉得蓝胭脂人不错,至少对她挺好的,平时看她挺凶的,但一相处,还不错。

“女人得为自己活着,还得教育好我们的孩子,努力练出够用的本事,强大的内心,才能抵抗生活的风风雨雨啊。我在这里努力地干活,慢慢就懂了…你现在还没有孩子…你以后也会也会慢慢懂…”

“谢谢蓝姐……”

“以后我帮你找家好人家,带你去看看我朋友的弟弟,他也到了娶老婆的年纪,人挺老实本分,不爱说话,目光挺挑,这家人父母挺好的,老夫妇家里还过的去,老妇人很会持家,为人严肃些,但心地善良,老大爷比较儒雅,交友广阔,他们家吃穿住用度不愁,还有点家底,在那一带也算半个名人,口碑不错,凤儿…嫁人,你就嫁这样的人家,嫁过去你不会受苦的……也是你的福气……他们家挑儿媳的标准很简单呢,一是善良温和,二是能持家守家,样貌不挑,我觉得你刚好符合……”

“嘻嘻,这也得看对方男孩子,看看缘份,嗯,我舅妈也说明年我会有好姻缘,遇到了,要拽住,不然一过去,就后悔了,我也相了几个都不行……”

凤儿突然记起田思聪,这该打的男人,想到他,气又上来了。

“哦,我舅妈最近巴不得把我嫁了……遇见我就唠嗑……烦着呢……”

凤儿听着蓝胭脂絮絮叨叨,眼睛又睁得很大,瞬间,凤儿觉得她好像她老母亲。

看来女人只要有孩子,把谁都当自己孩子的。

再说凤儿慢慢冷落了田思聪,发现他也找了别的女人,她心痛欲绝,提出了与他分手的要求,田思聪也毅然接受。

然而,没过多久,当田思聪回首往事时,他深深地后悔了。

他意识到自己曾经是多么地忽略了凤儿的爱与支持,才导致了如今的局面。这让他更是内疚不已。他试图挽回,却已是无法弥补的遗憾。

他在爱情中追寻,经历了数个女人,却最终发现,凤儿才是他一生最爱的女人。

年轻貌美或是家财万贯,是不能构建男女幸福的情感,而是要靠双方互懂相知相惜的内心连接的。

爱情与家庭都需要双方的包容与坚持,才能找到真正的幸福,一定得建立在双方的心灵的相知相惜之间。

但凤儿已经和他分手了,当田思聪也意识到了这个道理,只是在感悟之时,已为时晚矣,他去找她时,她都拒绝了他。

田思聪心灰意泠,她又想到蝴蝶谷南家的几个千金小姐,尤其是蝶飞儿 ,他听凤儿说她认识蝶飞儿,她也最听蝶飞儿的话。

田思聪希望她帮帮他,劝凤儿回心转意,但是听说蝶飞儿已经定亲了,对象是新江南先生,府上准备办喜事,她可能很忙,无心帮他。

“田少爷,你老是闷闷不乐的,为什么…你刚从南家出来吗…这里挺热闹,准备办喜事……”老毕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南家千金为什么这么快就嫁人,不是挑遍了名门世家望族的少爷,她都一一拒绝了吗,听说要嫁给江南先生……”

“听说江南先生善待老人与孩子们,重视教育,有自己的信仰……在这里他变卖了自己的家产,默默捐了一所学校,还有一个老人院,还修建了这里的将军祠和妙心庵,还准备以南家祖上的名字命名此楼,还准备把蝴蝶谷变成文旅小镇呢,听说傲娇的蝶飞儿就是相中了他这一点很靠谱,才决定许配给他的……主要是这个人还是林小糊夫人极其同意的……”

“那其他人岂不是很失望,胡家少爷,还有楚少爷……他们……”

“天要下雨……谁有办法……”

“你还是死了心吧——好好找回凤儿……”

雨越下越大,田思聪在雨中,不知何去何从。

蝶飞儿站在新蝴蝶别苑的窗前,她对这门亲事还是认可,毕竟对方是个有家国情怀的男人,胸襟远大,格局高远。她觉得她和江南有着共同的美德和小缺陷。

他们两个都有铁一样的意志、军人般的自我纪律、或多或少的清教徒式的生活方式。

她和他对物质的随便态度:有亦可,无亦可。这是她和他最默契的,因为他们都看中精神世界的丰厚,只觉得物质只是生存的基础,一定要有,但并不是他们的一切。

“我要去赚钱,只有钱,可以改变我的一切。”田思聪好像开窍了。

“也许就像胡家少爷说的:一个男人最大的自信和底气,是得有一个能创造财富的脑子,

一双能赚钱的手。丰厚的财富,也总有被人花光的那一天。但是男人要有赚钱的能力,即使处在人生低谷,有了这些能力,东山再起,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哈哈,老毕……现在不是我儿女情长的时候了,我终于明白了,等我赚钱后,我再来娶凤儿,让她有好生活……”

凤儿在旅馆这里很努力,每日都把活儿干的很麻利,人也活的很特别开心的,她突然觉得远离男人也很开心的,但是蓝胭脂早晚都在她耳边提嫁人的事,蓝胭脂总说女人一生找个好归宿才是根本,但凤儿反而觉得没有男人也可以活的简单,想到田思聪,她心里就发怵。

整个谷里都在为江南先生和蝶飞儿的大婚筹备着,上上下下都忙开了,大家心里乐开了花,只有胡天行与楚云天郁郁寡欢的,只能傻傻看着蝶飞儿嫁人,他们最爱的丫头要嫁给别的男人,而这个男人是新江南先生,这个男人来势凶猛,大手笔给谷里建立了老人院,捐了一所学堂,修缮了这里的庙宇与庵院,还把真个蝴蝶谷建得有模有样,如同江南水乡,主要还深得林小糊夫人喜欢与器重。

据说是林小糊夫人用了一招试探男人真心的招数,帮未来谷主孙女蝶飞儿选中最好的佳婿。

“老夫人,也真是读懂人性,她借口用蝴蝶谷遇到经济困难的措辞,直接派人到向来提亲的几户大户人家家里,直接开口借钱周转,谁知几个来提亲的名门世家,竟然虚荣势利,一点都不把南家当朋友,一下子回避这门亲事,有的开始疏远了南家,有的直接闭门不见,从此不再与南家人来往…真是狠狠伤了林夫人的心,所以她决议把最爱的孙女的夫婿人选,在谷外去挑选…所以说,男人对女人是否真爱,金钱是试金石啊……”

胡天行把听来的消息讲给楚云天听。

“可是林小糊夫人为什么不到我们两家去接,压根她就不想把孙女嫁给我们两个,为什么,然到她怕玉玲珑落到我们两家吗?我还是一头雾水……”胡天行不甘心。

“这还不懂,林小糊夫人就是要男人在她那里过的钱关与情关,只有愿意为她孙女花下重金,视她孙女为宝贝的男人,还得格局高远,能为百姓们做事的好男人,才能入她们南家女人的法眼,她才舍得把她的宝贝孙女蝶飞儿嫁给男人……”

楚云天不紧不慢地说,他心里爱着蝶飞儿,但他不一定要占有她,只要她活的幸福健康就好,他可以远远看着她就好。

蝶飞儿拿着一封信,读着林小糊祖母的笔迹:“救蝴蝶谷于人间水火……每个谷民都应该做一棵独立的大树,慢慢扎根,别做攀爬在树上的藤,因为树倒了,藤也就枯了。好孙女,好好把蝴蝶谷建设好,把自己当树养,最好是一棵会开花的树…和江南好好一起把蝴蝶谷建设好…你是玉玲珑的传人……祖母九十几岁了,留在人间不久了,一切都应该靠你自己了……”

蝶飞儿从小就希望自己是棵会开花的树,和祖母的愿望一样。

“凤儿,今晚,我们一起去我给你介绍的人家吃顿饭,你觉得如何,对方很热情和气,菜一大早就买好了,还有听说还是这家的男主人亲自下厨哦,不容易,你面子真大啊,呵呵,一起去,别扫兴哦……”蓝胭脂拉着凤儿就一起出发了。

“外面雨大,我们找个地方避避雨……”

“下雨天,留客天……”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来你和这家人有缘啊……”

“千里姻缘一线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神秘复苏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半仙光阴之外人道大圣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
相关推荐
梦魇主宰我在港综当幕后大佬的那些年神级大哥大一定把小号捂严实了盗墓:搬空青铜门我的爹爹是老子我开外挂攻略前任他叔逃走后,她踩着前任混得风生水起科技世界里的术士征途从三国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