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葛尔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黑暗中弥漫着恶臭、腐草和潮湿的破布混合的味道。

这里没有窗户,没有床,只有一支散发出焦臭气息的火把在坑坑洼洼的岩壁上的铁支架里。

侏儒葛尔宝睁开双眼,抬起头,目光呆滞地环顾周围。

他看到墙壁被火把的光芒映成了暗红色,露出一片片硝石,有一扇碎木做的黑门,足有四尺厚,上面钉了铁钉。

显然,这是一间黑牢。

牢房里很黑。

虽然墙壁上的铁支架里插着火把,微弱而摇曳的橙光透过古老的铁栏杆照射进来,但牢房的后半部分仍沉浸在黑暗之中。

它也很潮湿,在阿布雷拉这样的港口城市,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毕竟大海近在咫尺。

他依稀记得,自己被扔进来的时候,只是短暂地看了屋内几眼,等门‘轰’的一声关上,他就两眼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是一个充满绝望的地方,或者说,在这里,他就跟死人没有任何差别。

如今,他和他的族人们就好似被一同埋在了地底。

想起地底,他不由苦涩地摇了摇头。

因为他们侏儒的家园正是建立在瑟雷恩崎岖丘陵的地底。

他们的地下居所与矮人充满厚重与压抑感的石室不同,那里不但可以呼吸到清新的空气,还可以随时享受地表的乐趣。

在那里,受欢迎的访客会被热情地引导到明亮温暖的洞室里,而那些不受欢迎者,则很难在地底世界找到前往洞室的方向。

“诸神慈悲。”

想到伤心的地方,葛尔宝喃喃自语。

他探出手,摸到冰冷的石墙,每动一下,他受伤的手腕和骨折的小腿就痛一次。

其实,即便是他活动自如,他也从未想过越狱。

因为他知道,地牢位于上城区的黑堡之下,到底有多深,他不敢去想。

这座繁华的港口城市在创建之初,就请动了矮人和侏儒两名建筑大师设计了城市下水道系统,顺便修建了这座阴暗、潮湿的地底黑牢。

想起昨天晚上燃起的熊熊大火,许许多多的族人惨死,他只想放声痛哭,但眼泪却硬是掉不下来。

纵然沦落到了这个样子,他依然是加尔·闪金的牧师,是祂在这个世界的代言人。

他不能流泪,他还要拯救自己的族人,他的悲伤和狂怒必须让阴冷的地牢冻结在体内。

加尔说,虽然生活有时可能很困难,但保持幽默感,总是欢迎笑声和快乐的机会很重要,因为它总是可以帮你把困难的时期变得轻松,让轻松闪闪发光。

于是,他露出牵强的微笑,在心中默默诅咒每一个参与者:‘骷髅法师’海德温、吸血鬼公爵和他率领的玫瑰军与舰队、‘红狼’赛尔赫、被煽动的人类暴民和投机者、以及以暴掠佣兵团为首的一群邪恶佣兵。

甚至还有他们的侏儒守护者南弗多。

因为他以侏儒之神加尔代言人的身份,郑重地告诫过他,尽快带着族人离开这里,不要参与到这场混乱中。

可惜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听进去,他从来都没有相信过加尔。

是啊,一个沉寂了千年的神祇,谁还会相信祂,恐怕只有傻子才信,葛尔宝自嘲一笑,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看起来像一个傻子,一个闪闪发光的小丑,他怀疑地想。

时间正在一点一滴流逝,他尽可能地躺着不动,这样他的伤便不至于痛得太厉害。

究竟躺了多久,他懒得去想,这里没有日升月落,睁眼闭眼对他来说,都差不多。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一天,也许一个月,也许是一年,葛尔宝隐约间听到脚步声从冰冷的走廊上回荡。

此时,他正在半睡半醒之间,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

当沉重的木门猛然打开时,瞬间将他拉回了现实。

他看到一个瘦得像个稻草人的狱卒将一个脏兮兮的族人丢了进去,便‘哐当’一声,重新关上了牢门。

微弱的抽泣断断续续地回荡着。

躺在稻草堆里的葛尔宝挪挪头,循着声音的方向,望了过去。

这是一个全身脏兮兮的侏儒,就像一只藏在发霉洞穴里的小鼹鼠,他的年龄看起来不大。

应该还不到二十岁,他心想。

侏儒小孩儿也看到了他,畏畏缩缩地靠了过去。

“你……你是火铸商会的葛尔宝叔叔吗?”小孩儿哭得红通通的眼睛看着他。

“我就是。”他点点头,用安慰的语气,缓缓说道:“发生了什么事,可以跟我说一说吗?”

“人类在屠杀我们,我们没地方可去,就躲到了下水道里,但是那些穿黑铠甲的士兵很快就找到了我们。”

小孩儿悲伤的说,“一个穿黑袍的巫师,用噼啪作响的闪电杀死了我们的守护者南弗多,因为他试图用自己的镐头保护我们,他们只是挥挥手就把我们全部抓走了,我的家人死了,保护我们的叔叔阿姨也死光了,现在就剩我一个人,我真的不知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再过两个月我就成年了,但也许那一天永远不会来了。”

小孩儿说完,蜷缩在潮湿的稻草堆里,继续哭泣。

“孩子,在这个时候,你必须努力向加尔祈祷。”葛尔宝沉默片刻,神色郑重的说。

“我父亲也这么说,我都照做了。”

侏儒小孩儿哭着说,“但是没用,我想一定因为我偷塔娜阿姨的蛋糕,让加尔生气了,但是我的父亲安慰我说不会的,于是我又求加尔帮帮我们,祂还是没有任何回应我,所以,我诅咒了这个混蛋的加尔。”

“加尔不会遗忘祂的子民。”

葛尔宝神色坚定的说道:“加尔说,世界很宽阔,充满痛苦也洋溢喜乐,前者让人成长,后者则让我们的旅途充满幽默感,所以,你一定要坚强。”

“那我再试试。”小孩儿擦掉了眼泪,迷茫的双眼焕发光芒。

就在这时,大门再一次被轰然撞开。

“葛尔宝·摩宁!”

这个狱卒生着一张狗头人脸,胡子刮得长短不齐,“我家公爵大人要召见你,跟我过去一趟。”

葛尔宝打起精神,从稻草堆里爬了起来,他虽然虚弱不堪,但并没有严重到连路都走不动。

夜色笼罩着阿布雷拉城的黑色堡垒。

他看到城堡西墙升起一轮满月,苍白的月光将城头高高的三角形城垛投影在土地上,犹如一排尖利的黑牙。

空气中又冷又潮,带着几许被他遗忘的味道。

这里是阿布雷拉城,葛尔宝告诉自己,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地方,到处都飘荡着许许多多死去的亡魂。

恍惚中,他仿佛听到了怨魂的哭泣,这让他莫名地心痛起来。

此时此刻。

他终于体验到了他的矮人朋友布洛托五十年前的感受。

因为布洛托经常挂在嘴边的外婆就是在五十年前,死于泰格瑞拉王国的阿吉玛尔城的一场大屠杀。

早已等候多时的护卫举火把在前,葛尔宝像个丧家犬一样,一瘸一拐地跟在身后。

风席卷过庭院,穿透了他身上又薄又脏的破烂衣衫,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

今晚的空气又冷又潮,虽然南方不可能下雪,但冬天毫无疑问地到来了。

城堡的大厅昏暗,烟雾缭绕,左右两边的墙壁上各有一排火把。火炬台为一朵绽开的玫瑰花。

这里的空气充满了浓重的葡萄酒、麦酒和烤肉的香味儿。

人类一定是在庆祝胜利,他心想。

闻到香味,葛尔宝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喝上一口水。

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他是一名加尔的牧师。

他一路踉跄地带来大厅的长桌旁。

他能够感觉到,周围的所有侍卫和贵族,正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就像是看马戏团里卖力表演的狗头人和地精。

恐惧犹如尖刀刺进他心房。

他是加尔的牧师,加尔一定会庇护祂的子民,葛尔宝不停地在心中默念。

“火铸商会的葛尔宝·摩宁。”高台上一名身着猩红长袍、血红色长发的中年男子端起酒杯,向葛尔宝绽放出湿润的微笑。

“真可怜啊,你的矮人朋友,包括你们商会的所有族人都离你而去了,甚至连你的小乌鸦都离你而去,他们把你一个人丢在了这里。”

“是啊。”

葛尔宝迎上阿布雷拉城的统治者,被称为‘吸血鬼公爵’的贵族,坦然地承认道。

虽然是他自己主动留下来的,但他不想争辩什么,这样只会给周围的所有人平添乐趣。

他不想当一只在马戏团里卖力表演的地精,他心想。

吸血鬼公爵放下酒杯,嗤笑一声,好奇地询问道:“所以呢,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没什么可说的。”

葛尔宝淡淡的回了一句,又讽刺道:“你们为了对付薄暮森林的精灵,不惜撤走防卫威斯特王国边境的军队,恐怕这个时候,威斯特的金狮鹫早已在你们王国北境的天空盘旋了。战争很快就会席卷至王国各地,你们离亡国不远了。”

“亡国?不不不,没人能预料到战争的结果。”

吸血鬼公爵微微摇头,“更重要的是,预测根本就毫无意义。是时候用客观冷静的眼光看待战争。首先,战争并不是多么可怕的事,反而是人口过剩的结果更让我担忧,因为人口达到土地难以承受的程度,饥荒必定接踵而至,所以,战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它是解决饥荒和人口过剩的最佳方法。如今,我们得到了阿布雷拉城的所有财富,我们可以用这些钱,聘请更多的佣兵和军队……”

葛尔宝没有听他的侃侃而谈,因为他感觉到‘人口过剩’这个词听起来太刺耳了,若是在他们侏儒种族中说‘人口过剩’更是匪夷所思。

“我不想听你废话,说出你的目的吧。”葛尔宝抬起头,直视对方苍白的瞳孔。

“我需要你们火铸商会提起逃出去的族人和矮人的位置。”吸血鬼公爵开门见山的道:

“黄金海湾的所有码头已经被烈火荒废了,我相信他们一定躲在什么不起眼的角落里。”

“恐怕他们只是附带品吧。”葛尔宝神色一怔,沉默片刻,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他看到吸血鬼公爵目光中浮过的波动,立即意识到自己猜对了。

因为他并不认为他们商会的几百号人,会让他们产生这么大的兴趣。

这让他心中松了一口气。

毕竟那天晚上,他可是亲眼目睹着布莱恩独自一人冲了出去。如今看来,他应该是安然无恙地逃了出去。

“看来你很聪明。”

吸血鬼公爵与他身旁一名全身笼罩在黑袍的巫师对视一眼,后者微微点头,“那么,我需要他的详细信息,以及躲藏的位置,你是愿意说?还是不说?”

葛尔宝再次迎上对方苍白的瞳孔,吸血鬼公爵的语气虽然非常平静,但眼神中却流露出最为纯粹的恨意。

由此可以看出,布莱恩一定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我是加尔的牧师。”他神色郑重地强调一句,下意识地去抓胸口空荡荡的‘圣徽’。

吸血鬼公爵正准备开口,却被身旁的黑袍巫师一个眼神打断,又微微摇了摇头。

他瞬间会意,随即神色一冷,“看来我们并不能愉快地合作,那我只能想别的办法让你主动开口。”

说完,他再次望向身旁的巫师。

“我知道你是一名具备释放神术能力的牧师。”黑袍巫师用苍老的声音说道:

“所以,肉体上的折磨对你说,几乎没什么用处,既然你天天祈求你们主神的回应,那么我就满足你的要求,让被关押的所有侏儒,一个接一个地陪你在地牢里度过一夜,然后送他们上路,直到全部死亡为止。”

“凡人终有一死。”葛尔宝平静地说。

很快,他再次被押回了阴冷、潮湿的地牢。

葛尔宝看到那个瘦得像稻草人一样狱卒重新出现,粗鲁地揪住小孩儿的衣领,朝牢房外走去。

小孩儿似乎意识到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他尖叫着,挣扎着,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最终,他再次骂出了‘混蛋加尔,都是骗人的!’这句愤怒的脏话。

葛尔宝沉默地闭上双眼,心中无声地祈求着侏儒之神的回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本站推荐
邪龙狂兵盖世仙尊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头狼我的冰山总裁老婆万道龙皇开挂闯异界校花的贴身高手
本书作者其他书
奥术征程 半精灵游侠
相关推荐
全球卡牌时代:我貌似是欧皇从神豪或欧皇开始游戏不朽之纵横天下崩坏传记足球应该像我这样踢从漫威开始的超级浮空城江湖侠女泪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抱歉,有技能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在下不过是拥有扫帚的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