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8章 病了
上章 目录 下章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第1948章 病了

现在外面的事情够是多了,她也不想,让烙宇逸再是担心上一个她。

那些灾民要紧,若真的到了无粮之时,她便会将府中的人,都是带到密道里面,这王府什么都可以舍,就只有命贵,反正府中的重要东西,皆也都是藏于了密道当中,到时哪怕烧了朔王府,也都损伤不了根本。

在京城当中,可能也是从来没有一个人,会比她更是喜欢算计这些,越活的日子久,也就越是喜欢平安的年代,就越会居安思危,给自己找到多条出路。

她永远不会将自己的安慰,送到别人手中,所以她会给自己找出最为安全的一条路,只是,她真的希望,这一条退路,她永远也不可能用上。

可是似乎,也是真的要到穷途末路的地步了。

那些粮食应该还能再是坚持一半月左右了。

烙宇逸也是神色不宁,可以说,他们连自己府中的口粮,都是拿出了一多半,可是这些之于外面灾民而言,实在也是杯水车薪,一人都是分不到几粒米,本来京城当中,施粥的不止他们一家,而现在却只有他们一家了。

不是不想再是施下去,而是因为已经没有了粮食。

“铺子里的东西,可是收起来了?”

沈清辞再是暗自的按着自己的额头。

几家的香铺都是关了,里面的香料都是收回到了府中,到时就怕有人会哄抢东西,虽然说香料不能吃,却是怕摔。

一品香的东西都是十分的贵,几家铺子的东西加起来,都有上百万两了,卖了到是好,放着也是无所谓,总有一日可以卖的出去,香料这些东西,足可以放到十年之久。

“已是收回来了。”

烙宇逸与自己的二哥,在十几日之前,就已是将铺子里的东西,一瓶不落的拿回了府中。

而现在铺子里面,除了一些木架子之外,什么也都是没有,而昨个儿他还发现,有人偷开了一品香的大门,也不知道想找什么东西?

粮食,还是说,想要混水摸鱼的,偷拿一品香中的东西。

而不管是哪一种,娘亲说的对,这些香料不能再是放在铺子当中,就连果儿那一家的小胭脂铺里的东西,他也都让伏炎还有小安,一并拿了回来,等到京城的情况再是稳定上一些,到时他们再是说其它之事。

沈清辞感觉自己的头,又提抽紧了一些。

“娘亲……”

烙宇逸连忙上前,怎么的,他娘亲的气色会如此差的?

“我无事。”

沈清辞轻轻摆了一下手,“都是烦的了,你让我好生的休息一下。”

而她说罢,也是站了起来,就往自己的屋子里面走去,她确实要好生的休息才行。

当她进去之后,又是一阵脑袋抽紧的疼痛。

“老三,你到底给你娘吃的什么东西啊?”

她将自己的头抱了起来,也是忍受着这些一波波而来的疼痛。

她从未怀疑过自己的儿子,会害她,那孩子是无心的,他真的为了她好,却是不知,那些药对她可能也是真的不适合

这突如其来的疼痛,会让她失去最基本的叛断力,所以在此时,她不会去做任何的了决定。

“叽……”

年年带着烙白跑了过来,也是站在沈清辞面前。

两只好像也是知道她现在很不好,就连烙白也都是乖乖跟在年年身后,若是放在以往,它早就已经跳到了主人怀里,也是让主人抱抱了。

沈清辞蹲下了身子,将手放在年年的脑袋上面,“这一次,你家主人我,可真是损失惨重,屯子好几年的粮食,还有府中的粮,也都是送出了大半,一品香也是关了好几家的铺子,所以,你一定要给我找个好宝藏才行。”

“到时找到了,咱们就不上交了,里面的大件东西都是我的,小珠子都是给你穿项链用,好不好?”

“叽……”

年年叫了一声。

“我就当你是答应了。”沈清辞只要一提银子,心情就会跟着好很多,头也不怎么疼了。

果真的,对于沈清辞而言,这世上没有什么,会比银子更是让她开心了,如果银子不行,那么就是金子,只要有金争奶在手,她的心情每天都会变的很好。

“叽叽……”

烙白跑了过来,也是将哥哥挤到了一边,用两只小爪子抱住了主人的手腕。

沈清辞将它抱了起来,也是摸摸它毛茸茸的小脑袋。

“烙白也是要加油,我们也是寻宝狐,不比哥哥差的。”

“叽……”

烙白叫了一声,它要比要哥哥强的,不过它还小,还是一只狐狸宝宝,所以不会的寻宝也正常的。

等到长大了之后,就能找到好多好多的好东西了。

所以主人一定要给它吃好东西才行,这样它才能长的快快哒。

它很不要脸的想着。

而它压根不知道,年年才出没有多久,也就是一两个月之时,就已经可以找到千年人参了,还胆子大了跟蛇大打了一架,这也就不说了,一爪子下去,还能蛇胆给吃了,而它之所以,比所有的雪狐都是长的大,也是颇具了灵性,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吃了那条蛇的蛇胆的原因,所以这是烙白吃多肉肉,也都是补不出来的。

沈清辞将烙白放在自己的肩膀上面,然后再是弯下腰抱起了年年,年年已经十分的重了,当然也不像以前的小狐狸样,喜欢让人抱了。

她用自己的脸挨了挨年年的小脑袋。

年年好像也是发现什么,舔了一下她的脸。

“我没有事。”

沈清辞笑了笑,只是有些头疼,不过睡上一觉就好了,就是她现在有些孤单,她想烙衡虑了,她能不能别一个人面对这些,她一点也不想面对这些,她只是沈清辞,不是救世主,她赚她的银子,养她的狐狸多好的,可是似乎她总是不能独善其身。

她走到了里屋,将年年放了下来,面烙白也是跳下了她的肩膀。

沈清辞掀开了被子,也是躺了下去,年年跑了过来,趴在了枕头边上。

“叽叽……”

它再是舔了一下主人的脸,好像也是知道主人病了,所以现在一直都是跟在沈清辞身边,死活也是不离开。

烙白也是上前,也是舔舔主人的脸。

然后挨着主人睡了起来。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护花高手在都市-重生大唐当奶爸诸天之主捡个杀手做老婆第一仙师我的美女房客绝品透视眼九转神帝养鬼为祸绝世战魂
本书作者其他书
八零神医小媳妇 万金下堂妇 第二夫人 剩女夫人 薄情王爷下堂妻
相关推荐
带着仓库重生帝神通鉴第一娇凤栖南枝福妻满满红尘篱落攻略极品家有悍妻怎么破今嫁皇后是朕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