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平城谣3
上章 目录 下章

凤栖南枝番外 平城谣3

萧练熟练地往手心里倒了点药酒往萧子伦的肩膀上揉搓着。文人的身子骨弱,经不得摔,这才过了两天,身上就青一块紫一块的。

萧练看着都替他疼:“别人和亲都是求和平的,你怎么是来送命的。”

萧子伦龇牙咧嘴地说道:“你可别说,怎么我都作成这样了,她还没有退婚啊?”

“这事儿也由不得她吧?要是自己能选谁会愿意背井离乡嫁那么远?”

萧子伦眼神黯了黯,是啊,背井离乡那么远,还送了命,她当时一定很绝望很难过吧?

萧练给萧子伦上完药酒说道:“依我看啊今天晚宴上你再加把劲,她要是能在晚宴上对你动手这和亲的事铁定就没戏了。”

萧练又想了想:“云宗,不对啊,如果不是她的话魏帝会不会送另外一个公主来和亲?”

萧子伦将衣服穿好叹道:“只要不是她就好。”

只要不是她,都应当会在危难时候自己逃回北魏去,而不是那样傻乎乎的殉了情吧。

萧练眉毛挑了挑:“你有那么讨厌那个长乐公主吗?我其实觉得她挺可爱的。”

萧子伦没说话,把自己衣服都拿起来看了看:“你说我穿哪件衣服她不会喜欢。”

“随便吧,你都被她摔成这样了,要是还能喜欢你的话,是得有多瞎?”

萧子伦似被人在心尖上轻轻划了一刀。

两人穿戴好就往御花园走去。

宫宴设在御花园旁的清凉殿,宫宴上的宾客并不多,更像是家宴。

萧子伦走进清凉殿的时候元戈妘已经在里面了。萧子伦刻意没看她,昂着头从她身前走了过去。

他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熟稔地与给自己倒酒的宫女抛去一个媚眼,惹得那宫女腾地一下脸就红了。这一切当然全都落尽了元戈妘的眼里。

元戈妘皱眉端起自己的酒杯喝了一口。

一口酒落进肚子里元戈妘似有些气不过,倏地站了起来端着酒杯走到萧子伦身前:“长乐敬巴陵王一杯酒。”

萧子伦似有些不屑地抬眼看了看元戈妘,就着自己的杯中酒喝了一口:“长乐公主,这若是在我们大齐是不合规矩的。”

元戈妘脸色白了一白。

萧子伦继续说道:“大齐的女子读女德,讲究三从四德,士族女子更是要懂贤良淑德。公主这样的行为在大齐是不合礼数的。”

元戈妘握着酒杯的手指微微泛白,她喝完酒一言不发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不一会儿几名歌姬上前来献舞,萧子伦一双眼睛落在那歌姬的小蛮腰上,竟是一眼都没去看元戈妘。

元戈妘心中委屈,自己好歹是堂堂一国公主,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

萧子伦丝毫不加掩饰的眼神就连拓跋宏也察觉了。拓跋宏虽然心里隐有不悦,但男人三妻四妾原本也是正常的。

拓跋宏笑着问萧子伦道:“巴陵王,可是喜欢这些舞姬?喜欢谁尽管挑了去。”

萧子伦戏谑道:“谢皇上,本王看这些歌姬各个天姿国色,倒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这话落在元戈妘的耳朵里刺耳得很,百般嫌弃自己却对着几个歌姬这般夸奖?自己竟然连歌姬都比不得了吗?

萧子伦不仅一双眼睛盯着看,手上还不规矩。一个歌姬大了胆子跳到萧子伦面前,拿起酒杯就要喂萧子伦喝酒。萧子伦却是一脸享受的样子,丝毫不拒绝。

元戈妘忍无可忍,几步上前来一伸手打翻了歌姬手上的酒杯。

“萧云宗,你讨厌我是不是?”

萧子伦睫羽微微颤了颤,双手放在桌下紧紧握成拳头。良久,他才抬头看着元戈妘露出一个极不正经的笑来:“长乐公主这般善妒的吗?以后要是嫁到大齐去如何是好?”

元戈妘眼眶一红,一脚踹了萧子伦面前的桌子头也不回地跑了。

“长乐!”拓跋宏怒斥一声,但元戈妘已经跑得不见了人。“巴陵王,长乐从小被惯坏了,性子野了些。”

萧子伦轻轻一笑:“皇上,长乐公主年纪小,有些脾气是正常的。”萧子伦抖了抖自己湿透的衣衫:“请皇上容本王去换件衣服。”

说罢萧子伦向后殿走去。

他走出清凉殿转了个弯往御花园走去。

他走得极轻,宫女太监都在清凉殿里,御花园里也没什么人,月色下只能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一身轻轻的啜泣声从假山后传来,萧子伦的心忽然就被着轻轻的一声啜泣给揪了起来。他下意识地往树后面藏了藏。

那一声声的啜泣就在他身后,虽然他从来没听元戈妘这样哭过,但怎么会不认得呢?他五指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襟,克制着自己想要把元戈妘拥进怀里的冲动。

她哭过这一晚以后就不会再记得自己了吧?

也许以后想起来,只会想起自己是一个讨人厌的南齐王爷。

萧子伦靠着树缓缓地蹲下,身后的啜泣声断断续续的。

萧子伦顺手摘下地上的花和兰草,娴熟地编起花环来。

这还是曾经元戈妘教他的。

这一世他能为元戈妘做的,也许就只有这么多了吧。

今后天涯陌路,你在北,我在南,这辈子都不会再相遇了。

萧子伦将编好的花环放在假山旁,对着那座假山看了许久。如果这个时候元戈妘从假山后出来,自己会不会改变主意呢?

萧子伦不知道答案,但他还是站在那。仿佛希望元戈妘能突然出现,打破自己所有的伪装,让自己不顾一切的将她拥在怀里。

一座假山,仿佛是阻挡在二人之间的旧时恩怨。

如果再来一次,自己能保护好她吗?

萧子伦摇了摇头,他没信心。上一世的血还没流尽,血腥味都还没散去,他有什么理由将元戈妘再度带进那个深渊里呢?

萧子伦垂下眼帘,长长的睫羽挡住了眼中的光芒。良久,他轻轻转过身走了。

别了妘儿,以后的你会是这世间最自由的一只小鸟,会遇到你真正的良人,平平安安开开心心一辈子。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全职国医启示之刃无赖天尊民国二十六年我来自未来重生之黑暗纪元极品杀手纵横都市杀手医生都市行超级大中华超级兵王都市特种兵
本书作者推荐
诸天大道宗 超级萝莉养成系统 我的大小老婆 美女攻略系统 圣光 万族之劫 超级女婿 超神宠兽店 丹道宗师 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