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4章 押解请罪
上章 目录 下章

帝神通鉴第1344章 押解请罪

在践行天道的这脉儒道修士三三两两,朝太一而去时,子实尊者被召回了儒宗。

子实尊者模样儒雅,风度翩翩,是孔孟儒尊三千记名弟子之一,也是儒宗的长老,曾领过照看人道碎片身的任务,辅佐了人道碎片身作为渊明大将的那一世,期间被邀入了东湖法会。

不过,那一世的人道碎片身因为掺和进了玄天战争,以将军之身抗不住造成的杀孽,是以即使最后立国努力收拢气运功德,还是陨落了。

于是,到了这世的人道碎片身,孔孟儒尊将引路的任务交给了沂水尊者。

孔孟儒尊看见他就气闷,原想着,春秋苦境道脉里,唯他儒道最擅教出有王者风范的治世君主,便立军令状将照料人道碎片身的任务揽了过来,结果,之实、沂水,一个将其照顾得杀业缠身,一个磨磨蹭蹭到现在才把他扳入人道。

真是不提也罢。

“你跑去拦截太一的虚空舰船了,可知有损德行?”

“弟子知错,愧对儒宗,愧对上尊。”子实尊者弯腰下拜,头快碰膝盖上去了,但等他抬起头来,却无多少悔意。

“上尊容禀,我所为,是顾大局。”他抱起拳来,语气铿锵,“太一中天赋高强者众多,光凭财神,便能在将来,扼住玄天的商道命脉,做起空间道的圣地,再加那帝长生的战力兵力,迟早会染指玄天,到时,人道教化,危矣。”

“二来,太一屡次打击玉昊上帝碎片身,使圣地之谋状况百出,实为圣地之敌。若任无极星火落入太一手中,我们将来恐难以掣肘它,因此,赌上了德行,我也要拼一把。”

孔孟儒尊听完怒斥,“意图杀人夺宝,便是意图杀人夺宝,何来冠冕堂皇的理由,圣地都还没忌惮太一,对其出手,你动什么!今日,本尊便领你去向太一致歉!”

子实尊者顿觉不可思议,“这......何劳上尊。”

“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已经犯下大错了吗?!太一都将通报送到天尊手中了,九天六合都在看着!”

“什么?”他这几天在广平天朝教导那公孙芒,没注意外面的动静。太一怎有胆子闹那么大!

孔孟儒尊见他仍不思悔改,挥手刮起一道风,卷着他来到了天道盟总盟,先向普世灵帝告罪了一声,正好在那里碰见了湛长风,便携子实尊者向她致歉。

他们来时,湛长风正跟普世灵帝争东湖洞天,现被打断,便立在了一侧。

孔孟儒尊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因着心中对她的身份存疑,倒是客气了几分,“此人糊涂,还请长生帝君宽宏大量,放他一马。”

孔孟儒尊言行中都透着一股浩然正气,形容和蔼,像是一个敦厚的老者。

湛长风还之以礼,“孤想,孤放他一马,不如他自己放自己一马,儒宗定能将其拉回正道。”

这斯斯文文的模样,将子实尊者气得面红耳赤,他堂堂一尊者,竟然有一天被贬为了邪魔外道!

你怎么不说回头是岸啊!

孔孟儒尊笑笑,这帝长生,当真将先礼后兵、绵里藏针用到了一种极致,偏偏还叫人觉她不失君子风度。

于是,他“得寸进尺”道,“素闻帝君高风亮节,宽宏大量,能否免其罚,将他交由本尊带回去管制?”

“自然可以。”

“哦?”答应得那么爽快?

湛长风神色温和,嘴角带笑,“蒙儒尊赞誉,孤不甚荣幸,孤相信儒尊一定能看好他。”

她朝普世灵帝拱手,“请灵帝陛下公证,太一愿与子实尊者和解,不再追究其责任,同时,撤回对其的禁入境书。”

普世灵帝漠漠点头,“准。”

子实尊者的脸却烧得更热了,她这是什么意思,落到其他东湖法会成员眼中,他岂不是成了放弃立场求和的孬种!

他欲出言诘问,却被孔孟儒尊封住了口,孔孟儒尊微微而笑,“多谢长生帝君。”

孔孟儒尊又朝普世灵帝颔了下首,带着子实尊者回去了。

子实尊者一能开口说话,不忿道,“上尊何必与她周旋,我宁愿在天道盟的牢狱里待上百年!”

“本尊是该好好教你了,一个活了上万年的老东西,比不上人家的气度就算了,连为人处世也比不上,你这就去思过崖中待上千年。”

孔孟儒尊抬手将他压入思过崖底,负手回了自己的峰头。

没过一日,余笙亲笔撰写的公告就出来了,在表明撤除对子实尊者的禁令之余,不着痕迹地赞颂了孔孟儒尊的担当,宣扬了儒道修士知错就改的品质。

儒宗上下先松了口气,他们就说宗内不可能有如此道德败坏的人,就算有,也还改得回来!

孔孟儒尊见宗内气氛回温,心情亦好,那厢,素心法尊就没这心情了。

儒道,在众修士的认知里,代表着一种德行,连孔孟儒尊都亲自去致歉了,其他人若还无动于衷,岂不是更显刻薄肮脏之象?

但要那俩弟子去请罪,实在叫人不怎么气顺。

素心法尊犹疑的当儿,武宗那涉事的尊者在天尊和武祖的威慑下,也前请罪了。

太一同样与其和解,赞了武宗弟子的敢作敢当,武宗的教导有方。

其他圣地还没表达出对太一送出三书的愤怒,却见人道一个个都站出来道歉,名声反而比之前更高了。

素心法尊看到这个结果,终究不想做人道中的异类,拖累了人道的名声,命那俩弟子去道歉。

加之儒道众弟子为了维护儒宗和人道的声誉,嘴巴一张,愣是将事情性质淡化了,着重强调了人道准圣们的公正明理,太一的宽容豁达,一片和睦。

叫其他几道看得目瞪口呆。

古天庭中,魔道天尊冷冷向那凌霄子道,“本尊还以为你下界去做什么了,这头低得倒是快。”

凌霄子眼也不睁,“知错就改,善莫大焉,众位若想摆平此事,补回损失的名誉,就叫该认错的人,去认错吧,诸位看,也不是难事啊。”

仙道天尊悠悠道,“师弟言之有理,行止有差,道何正。”

鬼道、妖族天尊却黑了脸色,他们说得轻巧,那是因为他们没有直接指使门中人去截杀太一。

他二者却是自己给门下尊者大妖下了命令的,这会儿让那些尊者、大妖去请罪,让他们如何想自己。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超级大中华杀手医生都市行重生之黑暗纪元超级兵王都市特种兵道友请留步之鸿蒙紫府饲养全人类凡人碎空传无赖天尊民国二十六年我来自未来
相关推荐
大魔王娇养指南大清贵人大佬退休之后第一侯带着仓库重生第一娇凤栖南枝福妻满满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红尘篱落